又是一年蒲公英绿满山坡(张美玉)

摘要:晚饭前,朋友送来一盆蒲公英,吃着略带清香的蒲公英,勾起了我对童年往事的回忆。

又是一年蒲公英绿满山坡

文图/文化信使 张美玉(辽宁凌源)

  晚饭前,朋友送来一盆蒲公英,吃着略带清香的蒲公英,勾起了我对童年往事的回忆。

  有一天,妈妈说:“蒲公英蘸酱、贴饼子可好吃了!”我着急地问:“妈妈哪里有啊?”妈妈笑着说:“现在山上的蒲公英可多了。”大弟弟抢着说:“妈妈咱们赶紧去挖吧!”小弟弟也争着说:“妈妈,我都快急死了,快走吧!”想象美味入口香又甜,甘心愿做采挖人。

  妈妈带着我们姐弟三个来到了山坡上,妈妈蹲下身挖出一棵野菜说:“这就是蒲公英,咱们快挖吧!”大弟弟四处寻找:“妈妈,快看这棵蒲公英叶子像锯齿,好大呀!”小弟弟也不甘示弱:“妈妈,快看这棵叶子像羽毛,都长花骨朵了!”我更加着急:“妈妈,快看这棵,黄色的小花儿,真好看!”妈妈在“哎哎”的回答中,不断地把蒲公英投进篮子里。

  兴奋中,看到的蒲公英的样子是那么的美,千种姿态,万种风情,棵棵入手显芳菲。一边挖菜一边想象着吃到蒲公英大饼子的香甜,越挖越起劲,我看看你的袋子,你看看我的筐,蒲公英袋满筐溢,我们一路欢歌笑语,惊动满山春色。

  回到家后,我们怀着愉快的心情把蒲公英择干净,洗干净。妈妈一边用热水烫蒲公英一边说:“我把烫好的蒲公英掺在苞米面里,再加上点儿盐,蒸出来的苞米面饼子,可香了!”听着妈妈说的话,我的口水差点儿流出来,也就更加着急想吃上蒲公英大饼子了。在急切地盼望中,蒲公英大饼子终于熟了,我们姐弟争着抢着吃起来,略咸中有些粗糙苦涩的味儿。我们一边吃一边听妈妈说蒲公英饼子是如何的好吃,是如何的能清热解毒、抗菌消炎。吃了第一顿觉得好吃,妈妈又带着我们去挖了第二次、第三次……随着吃的次数越多,就越觉得这饼子又硬又粗糙,越来越不好吃了。小弟弟说:“妈妈,这饼子不好吃。”大弟弟接着说:“妈妈,我也不爱吃了,全是难咽的菜味儿。”我也随着说:“妈妈,咱们还是做全是苞米面的吧。”妈妈笑着说:“好!”

  在我和弟弟的央求下,妈妈尽管给我们做了纯苞米面的大饼子,可还是掺了各种蔬菜的饼子多。妈妈也总是说:“这掺了菜的饼子多好吃!”在妈妈的“好吃”声中,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想那时,妈妈总是哄骗我们吃蒲公英饼子,是为了解决一家老小吃饭的问题。那时家里人口多,只有爸爸一个人挣钱,还要供我们上学,还得给老人花钱治病……

  细想起来,这“蒲公英大饼子”是一种无奈,是一种磨难,也更是一种财富。通过自己的努力,我当上了人民教师,弟弟们也分别在不同的岗位发光发热。

  今天,吃着朋友送来的蒲公英,感觉是那么的鲜嫩,那么的香甜,那么的回味无穷。这是因为我们离大自然远了?还是物以稀为贵呢?但我感觉更多的是岁月的美好!

小链接
  张美玉,笔名蓝田。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朝阳市作家协会会员。现就职于辽宁省凌源市朝阳街小学。2019年辽宁省教育系统“最美教师”,辽宁省创新型班主任。朝阳市、凌源市骨干教师,卓越班主任,优秀班主任,优秀教师,凌源市名班主任,朝阳市《斑斓班主任工作室》主持人。多次获国家、省、市级优秀课及优秀论文。省级科研立项主持人。作品散见于《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成》《中外教育》《辽宁教育》《内蒙古教育》等报刊及《今日朝阳网》。

[编辑 雅贤  编审 春语]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