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起那诱人的蒜香血肠(张美玉)

摘要:闲暇时间,去市场买菜,看到菜摊旁边有一份卖猪血肠的,看着刚出锅的香喷喷的猪血肠,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

忆起那诱人的蒜香血肠

文图/文化信使 张美玉(辽宁凌源)

  闲暇时间,去市场买菜,看到菜摊旁边有一份卖猪血肠的,看着刚出锅的香喷喷的猪血肠,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

  小时候,年关将近,家里要把养的一头猪杀掉,把猪肉卖掉换成钱,家里添置一些米面菜,还能给我们姐弟每人添一件新衣服。我们姐弟最盼望的不仅能穿上新衣服,还能吃上猪肉。

  尽管爸爸妈妈忙着杀猪的活儿,我们还是围在爸爸妈妈身边,大弟弟问:“爸爸,妈妈,我们晚上吃猪肉吗?”小弟弟也抢着说:“爸爸、妈妈,我也想吃猪肉。”我着急地说:“爸爸、妈妈,我也想吃!”这时爸爸妈妈总是说:“现在家里需要钱的地方多,等过几年咱家条件好了,让你们吃个够!”我们姐弟三人不停地央求爸爸妈妈,妈妈大声训斥起来:“你们三个别在这捣乱,家里需要钱的地方多了,猪肉还得卖钱呢!”听到妈妈的训斥后,我们心中的希望破灭了。

  被妈妈训斥后的我们,恋恋不舍地边走边回头张望着,这时,听见妈妈对爸爸说:“要不是家里盖房子、给老人治病欠别人的钱,今年还真让孩子们吃个够!”爸爸在一旁说:“那钱都已经欠了,慢慢还呗,我今年出去多干点活儿,争取早点还上钱,给孩子们留点肉吃吧!”妈妈又说:“你以为我看着这几个孩子追着要肉吃不心疼啊!”爸爸接着说:“留几斤脖头肉给孩子们吃,再把猪血和大肠留下,给孩子们灌血肠吃吧。”妈妈考虑了一会儿说:“好吧,就听你的吧!”

  不抱有任何希望的我们,听到这个消息,赶紧跑回爸爸妈妈身旁高声呐喊、手舞足蹈,心里乐开了花。

  爸爸对妈妈说:“看把孩子们乐的,我们把别的活放下,先给孩子们灌血肠吃吧!”妈妈摸摸我们姐弟的头说:“先给你们灌血肠吃!”

  于是,我们紧紧地围在爸爸妈妈身旁,首先爸爸妈妈把猪肠的外面清洗干净,又把里面翻出来,反复清洗,处理得干干净净。然后,荤油、姜、蒜、盐等炝制好的汤晾凉以后,倒在了猪血里。接下来,开始灌猪血肠了,大弟弟学着爸爸的样子抢着把猪肠的一头用绳子绑紧,小弟弟学着妈妈的样子抢着用筷子撑开另一头的肠头,将漏斗底部插进肠头,我学着爸爸的样子抢着用勺子慢慢舀起一勺血,灌进漏斗,让猪血缓缓流入大肠。这时,妈妈抢着说:“别灌太多了,八分满就可以,以免煮爆。”爸爸赶紧拿起一根绳子说:“你们谁也别抢了,我系肠头,必须得系紧,打个死结,防止松开漏掉,不然就白灌了。”最后,爸爸妈妈让我们在一旁看着,他们要亲自煮血肠,一根根血肠自由地躺在了汤锅里。爸爸说:“不能大火煮,容易崩开。”妈妈说:“要控制好火候,小火煮十多分钟就可以了。”

  等待中的这十多分钟我们姐弟是度分钟如年,总是不停地问:“爸爸煮好了吗?妈妈,能吃了吗?在焦急地等待中,热气腾腾的血肠出锅了,香喷喷地扑鼻而来,我们姐弟三个上手抢着抓,爸爸妈妈一边用手扒开我们,一边吆喝:“别着急,烫手!”在爸爸维持秩序中,妈妈用锋利的刀把血肠切成均匀的小块放在了盘子里,我们姐弟三个抢着抓起来就往嘴里放,一边吃一边不停地说:“好吃,好吃,真好吃!”一盘油滑、鲜嫩、蒜香的猪血肠片刻功夫就被我们姐弟三人一抢而光!

  今天看到市场菜摊旁的猪血肠,回忆起了童年的往事,一种温暖、幸福之情洋溢脸上;一种血浓于水的真情、亲情涌动心底,一种爱的味道、家的味道蔓延、浸润灵魂;一种感恩社会发展、感恩祖国腾飞的激情燃烧心底……

小链接
  张美玉,笔名蓝田。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朝阳市作家协会会员。现就职于辽宁省凌源市朝阳街小学。2019年辽宁省教育系统“最美教师”,辽宁省创新型班主任。朝阳市、凌源市骨干教师,卓越班主任,优秀班主任,优秀教师,凌源市名班主任,朝阳市《斑斓班主任工作室》主持人。多次获国家、省、市级优秀课及优秀论文。省级科研立项主持人。作品散见于《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成》《中外教育》《辽宁教育》《内蒙古教育》等报刊及《今日朝阳网》。

[编辑 雅贤  编审 春语]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