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过泰山十八盘 人生路上不畏难(吴守贵)

摘要:2008年3月29日,我同王桂军结婚,在婚假期间,商量去山东旅游。4月18日早晨2时在山东泰安下火车,为了赶到泰山看日出,未找旅舍休息,直接随着人群赶往泰山。

爬过泰山十八盘  人生路上不畏难

文图/文化信使 吴守贵(辽宁朝阳)

  2008年3月29日,我同王桂军结婚,在婚假期间,商量去山东旅游。4月18日早晨2时在山东泰安下火车,为了赶到泰山看日出,未找旅舍休息,直接随着人群赶往泰山。

  泰山,中国五岳之首,古称“岱宗”,形成于25亿年前,是第一次造山运动兴起的大山。泰山位于山东省中部,华北大平原东侧。泰山东望黄海,西襟黄河,前瞻孔孟故里,背依泉城济南。以拔地通天之势雄峙于中国东方,以五岳独尊的盛名称誉古今,可视为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华夏历史文化的缩影。

  最初,我还是学习老三篇《为人民服务》那篇文章中有一段,司马迁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才知道泰山的。后来看唐诗杜甫的《望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对泰山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同时产生了想去泰山旅游的愿望。一直想去爬爬泰山,看看日出,俯览山林秀景,感受“登泰山而小天下”的磅礴气势,释放一下那剪不断理还乱的乡愁,也了却年近花甲的绵绵情愫。

  中国有五岳,东岳泰山观其雄,西岳华山探其险,北岳恒山品其幽,中岳嵩山叹其峻,南岳衡山赞其秀。山以岳尊,岳以东为大。海拔1545米的泰山在五岳里并不算高,但却被尊为五岳之首,我想泰山如此被推崇,不仅仅是因为我国历代共有72个皇帝在那里举行过隆重的典礼,给“东岳泰山之神”加冕封号。更是因为泰山以她独特的丽、幽、妙、奥、旷这些唯美的姿态征服了无数墨客骚人,令他们流连忘返,俯首称叹。

  我们从红门出发,随着大部队,依山靠水,蜿蜒向上,艰苦地攀爬起来。两侧漆黑一片,只有行人手中的电筒熠熠生辉,宛如醉卧山间的火龙,闪烁着灿烂的金鳞。继续拾阶而上,山路忽上忽下,忽缓忽急,却可怜我们没有时间驻足,欣赏沿途夜景。

  从经石峪折回小路,过柏洞后,山势渐陡,在群峰对峙、峭壁矗立之处有悬崖欲坠的壶天阁,经“回马岭”“峰回路转”石坊,迈过步云桥,越过十二连盘就是中天门。这段路不算险,每上若干石阶,便有一空旷平台,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有小商小贩两侧叫卖各种纪念品,这种第三产业随着近几年的旅游热而迅速火爆,社会物质的极大丰富,让人们不仅仅满足于吃、穿方面的追求,在享受着精神大餐的同时,带点当地土特产、工艺品也成为一种需要和时髦。

  “登上泰山,全家平安”的红线带成为游客必买商品,系在腰间、系在头上、系在手上、系在背包上……虽说只有5角钱,却是游客们对完美心愿的一种向往,一种憧憬。快到中天门这段路逐渐陡峭,脚步沉重起来,呼吸也不匀称了,我们歇了三四次。新媳妇王桂军身体偏胖,平时又缺乏锻炼,自然爬起山来比别人更吃力一些。气喘吁吁,口干舌燥,一瓶水下肚,立刻从皮肤渗出汗来,我们的速度不得不减慢下来。

  5点之后到中天门,肚子已经开始咕噜了,中天门上非常热闹,我和王桂军在此休息一会儿,吃点随身携带的面包香肠,为攻十八盘做最后的准备。夜幕下的泰山更显雄奇壮阔、风姿绰约。仰望,泰山如同威武高大的将军,千百年来守护着齐鲁大地。路上没有路灯,十八盘上游人的手电筒如点点繁星,而整个十八盘这时也成为一条美丽的银河,直到南天门。又如镶满宝石的玉带,挂在泰山之巅。

  十八盘就在眼前了,自古有:“紧十八,慢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之说,可见十八盘的险峻复杂。置身十八盘中,根本就分辨不出慢十八或是紧十八,只觉得一开始就紧,而后越来越紧,不敢往上看,更不敢往下看。双腿已麻木,只会机械地做抬腿动作迈步上台阶。游人的脚步都缓慢下来,而那些老人、胖子更是苦不堪言,甚至手脚并用一步一步向上爬行。

  在微弱的月光笼罩下,南天门已经若隐若现,登顶游客激动的呼喊声也渐渐清晰起来。就在离南天门还有很短一段路时,部分人体力坚持不住了,无法靠自身的力量爬上南天门。其实你早已被泰山猎手(收容轿夫)给盯上了,他们专门跟踪那些老、幼、病、胖的游客,目标一旦坐下休息,他们马上凑上前来搭讪;不厌其烦地向你表白文明抬轿,保证人身安全……

  他出力你出钱,达成一致立即成交。“从这到南天门要200元或上一步台阶1元计算”听起来有点乘人之危,有敲竹杠之嫌。但人在进退两难之时,也只能出血解困。据说这是时兴旅游以来,产生的新行当,称为第三百六十一行。不瞒你说,也不怕笑话,我的新媳妇就是距离南天门最后一程,坐二人抬的轿子才上到南天门的。王桂军就有坐轿子的命,结婚过门没坐上轿子,出来度蜜月登泰山上十八盘也得坐轿补上。

  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没有用。人人皆知新媳妇过门是要做轿的,可如今实行汽车接,我也就入乡随俗了,但没让她坐上轿心里多少有点遗憾。哪想到登泰山她上不去,我雇轿夫2人把她抬上山,一来她有坐轿的命,二来了却了我的心愿。

  日上三竿我们才到达南天门,早已错过观日出的大好时机。媳妇在天街逛商场,我自己爬上玉皇顶,站在最高点,宽阔的视野,清新的空气,让我舒服极了,一夜的疲劳一扫而光。俯视山下,怪石嶙峋,万丈深渊。这奇、美、险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美丽绝伦的图画。泰山显得更加壮丽、更加富有魅力、使我流连忘返。

  由于自己乐而忘忧,过于相信自己的经验和体力,轻视了登泰山的难度。造成了选择路线和上山交通方式的错误,在十八盘打了消耗战、遭遇战,以导致登泰山观日出的失败,一夜未眠,却“赶个晚集”,教训深刻啊!

小链接
  吴守贵,辽宁省建平县人。1950年5月18日出生。1969年1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78年6月毕业于南京工程兵工程学院,高级工程师。热爱文学,喜欢旅游。著有《夕阳韵语》《金秋韵语》诗词集。2010年6月退休。2012年8月加入朝阳市金秋文学社,现为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朝阳市作家协会、诗词学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协会会员。

  [编辑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