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阳网】走进八盘沟

摘要: 说到古村、梯田、油菜花,人们立刻会想到江西婺源。十里水乡,烟雨中的古镇,百里梯田,金黄色的油菜花,如诗如画,仿佛天上人间。

走进八盘沟

文/郑文革 图/李秉义 田润丰 编辑/雅贤
八盘沟村 李秉义摄
八盘沟秋色   李秉义摄

  说到古村、梯田、油菜花,人们立刻会想到江西婺源。十里水乡,烟雨中的古镇,百里梯田,金黄色的油菜花,如诗如画,仿佛天上人间。然而,在辽西朝阳,也有这样一个古村落,堪称为“辽西小婺源”,它虽无婺源的徽派建筑那么多的古村,虽无婺源一望无际的油菜花,虽无婺源云雾迷蒙的山峦,然而,它坐落在山下的石砌墙屋的小村古朴别致,伸进大山深处的梯田绵延,油花朦胧,鬼斧神工的南天门、姿态万千的奇石,令人流连忘返,如醉如痴。它,就是朝阳县北四家子乡的八盘沟村。

棒槌石   李秉义摄
大山深处的梯田   李秉义摄

  第一次去八盘沟是在2014年的国庆假期。

  我和几个文友摄友在蒙蒙细雨的清晨来到八盘沟。只有70户人家的小村,笼罩在烟雨中,鸡犬声和,炊烟袅袅,石筑的院墙、为数不多的土房宁静而安详。村里从八盘沟山上流渗出的一汪泉水现出微澜,仿佛听得见地底下流动的节奏。沿泉水旁的羊肠小道逆流而行不远,便入村内的主街,通过主街西行就是八盘沟九沟十八岔。我们选择看南天门沟和棒槌石沟。

孔子讲学   李秉义摄
八盘沟水库    田润丰摄

  刚到八盘沟山下,秋雨骤停。举目远望,群山逶迤,如大海的波涛,连绵起伏。座座山梁之间,梯田层层,镶嵌在沟壑中,经山不绝,如一架架登天的长梯,伸向云间。又如一条条玉带缠山绕壑,无尽无休,将八盘沟的一座座青山连缀成片又依次隔离,错落有致,美轮美奂。初到八盘沟,便陶醉于它梯田的壮美。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天公作美,让我们拥有欣赏八盘沟得天独厚的时机。沿梯田旁细碎的石子路,我们前往八盘沟的南天门沟和棒槌石沟。这让我们与梯田有了更近距离的接触。身旁夹在山间拾阶而上的层层梯田与我们结伴而行,触手可及。雨后的山梁上云雾缭绕,看不到梯田的尽头。每一层梯田依沟型而建,或宽或窄,或长或短,平行伸延进大山高处,只有石垒的田埂坝墙整整齐齐,纯白色的石头组成一列列横队如被检阅的士兵,紧密有序,让人想起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一位叫曲振生的硬汉带领八盘沟人扬镐挥锨、手推肩抬、驴驮马拉,披星戴月撤坡、填沟、砌坝、垒墙、修梯田的壮观场面。从1955末到1970年16年间,造梯田1000多亩、栽植刺槐、油松、河滩杨柳、果树6000多亩,仅1962年在大小200条沟壑修谷坊3500座,完成石方量14万立方米修梯田、垒石坝,如果用现在的高科技、机械化作业标准来计算,这些数字不算什么,可能用短短几天时间就能完成,然而在那个年代,靠的全是手工劳作,靠的是人的苦干实干,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天文数字。这里的一块块石头,浸透着八盘沟人的汗水,一层层梯田,洒满了八盘沟人的心血。梯田里,村民在秋收,金黄的玉米、黝绿的大葱、刚刚翻出紫红色带着泥土的地瓜……无不向人们昭示着梯田给八盘沟人带来的福祉。八盘沟的梯田,是人与大自然抗争的一部波澜壮阔的史诗,是八盘沟人镌刻在大地上的不朽的雕塑。

村里的石碾   田润丰摄

  八盘沟除漫山遍野的梯田让人震撼外,还有山的巍峨奇美。山上不仅仅有崖柏、紫丁香、暴马丁香、柞树、松树、山杏树、枫树、山核桃、榛子等众多树种,有数不胜数的奇花异草和草药、有百鸟鸣啭,有君梅茶的醇香,还有石林以及各种形象逼真、栩栩如生的山石。走进八盘沟深处,层峦叠嶂,巨石嶙峋,各具形态。先是棒槌沟的棒槌石,顾名思义是像棒槌一样的巨石。但在我眼中,瞬间直观确像棒槌,然而细看又颇似孔雀,一株崖柏正好生长在孔雀的嘴尖,而孔雀长长的颈后又是一片一棵棵独立生长的松树或柏树,浓绿苍翠,树与树之间的灰白色山岩与树的绿交织,仿佛孔雀开屏。于是便觉得叫它棒槌石不如叫孔雀石更恰当贴切,似乎还能带有淡淡的美感。一位极似元帅的将军执宝剑坐在那里,威风凛凛,颇显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气概;两块相对的巨石,让我想起《西游记》里西天取经的唐僧,虔诚地揖拜佛祖。只见他袈裟披身,僧帽端正,佛祖慈眉善目,笑容可掬,向唐僧传经授法;那块石头,我叫它狮身人面像,远远看去,额头饱满,口方鼻挺,一头浓密的灰褐色头发,因石岩带有的圈状纹络,在视觉上给人头发卷曲的感觉,如雄狮的毛发。莫非很早以前,古埃及王子也曾来过此地?要不然这块巨石又哪能与金字塔旁的狮身人面像如此相似呢。金蟾望月、石狮怒吼、昭君出塞、时珍采药、老子讲学、望夫女等千姿百态的景观,神奇神秘,美不胜收。然而最令人惊奇的是南天门。最初知道南天门的名字,是泰山的南天门,但它是人工修建的,而八盘沟的南天门却是浑然天成。因此看到它,更让人感到大自然确是一位杰出的能工巧匠,哪里得到它的恩宠,哪里便有一幅惊世的杰作。八盘沟何其有幸,大自然匠心独运赐予它壮观的南天门。南天门是由一块完整的巨石构成,门框门楣连在一起,门框悬空与两侧的石柱构成门的形状。石门上生长着生命力顽强的崖柏,门里门外则是茂密的山杏树、野丁香、杜鹃花。可以想象春天的南天门,被杏花围绕、丁香芬芳、杜鹃簇拥的美丽。那时的南天门,该是一道盛装的彩虹门,英气中蕴含着娇媚。南天门正对的八盘沟山顶,一块巨石如烽火台,又如点将台,俯视着护卫着南天门不被外敌侵入。

力与美   田润丰摄
南天门   李秉义摄

  奇形怪状、惟妙惟肖的山石在八盘沟随处可见,增添了八盘沟的阳刚之气,然而各种树木花草却如多情的女子,在石头旁恣意衍生疯长,即使是在石头的空隙里,也有树的绰约风姿,让坚硬的石头变得生动柔情。红艳的秋枫点缀在苍翠的山峦间,让八盘沟充满了妩媚,山里红枝头如红豆般的串串果实随风摇曳,是否向坚毅的山石诉说相思?辽西山上少见的君梅茶,它雅致的名字是否来自于君子与梅花这刚与柔二者的简称?可以想象得到,在八盘沟,春天杏花粉嫩、暴马丁香纯白,杜鹃花艳丽,还有秋天的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与山的巍峨、石的雄姿相应成画,彰显着大自然阴阳相济的和谐。

宋任穷居住过的的民宅   田润丰摄
梯田层层  李秉义摄

  登上八盘沟顶峰(我们去的最高处是南天门沟点将台),大有“手可摘星辰”的感觉。白云悠悠从头顶的蓝天上掠过一片,又飘来一片,状如八盘沟石头一样千变万化。群山奇峰叠起,峭壁如云,连天接月。俯瞰八盘沟,起起伏伏的山峦云开雾散,秋阳正好。石林密布,杂树繁茂,赤橙黄绿交织,尤为杏树枫树的红张扬耀眼,如火似霞,装点得八盘沟绚烂生动,热烈奔放。“快看长城!”,顺着同伴惊呼中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曲曲折折的山脊如气势雄伟的长城,蜿蜒起伏,而天然形成的石林颇似长城上的一座座烽火台,兼有“长城”两边望夫石翘首苦盼的凄美,将军石扼守雄关的英姿,真可谓情景交融,诗情画意。人们常说不到长城非好汉,而我要说,来到八盘沟,一样能体会登上长城、看到长城的豪迈。“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山明水净夜来霜,树树深红出浅黄”、“雨侵坏瓮新苔绿,秋入横林数叶红”,这些描写山峰和秋天的古诗词用给八盘沟一点儿都不为过。此时此刻,站在山顶,我们看到的不是八盘沟,而是一幅精彩绝伦的水墨丹青。在这幅水墨丹青中,一沟沟、一坡坡的梯田次级而下,如一条条河水缓缓流动,滋润着两岸的山岭树木,将八盘沟村揽进它母亲般温柔的怀抱,在一片片的层层梯田环绕下,八盘沟村若隐若现。古朴的房舍,整齐的石墙,鸡鸣犬吠,羊咩牛哞,袅袅升起的炊烟,荷锄持镰而归的农人,都已悄然入画。

雨后的梯田   田润丰摄

  第一次去八盘沟,便惊诧于八盘沟人的刚毅、坚强,惊诧于山的雄伟,山的柔美。然而,第二次去八盘沟,让我对八盘沟又有了新的认知。

  2015年的“五一”假期,我带着不曾来过的邻居们来到八盘沟。我们在村外远远下车,说说笑笑走进八盘沟村。土房、石墙、核桃树,灰鸽、老碾、木格窗,让久居城市的邻居们大惊小叫,摸摸墙上的石头,推推石碾,寻找藏在叶子里面的核桃幼果,时光在这里回转,年少而天真。走到村头,不等我们寻问,热情纯朴的村民们便争相告知前面八盘沟山下梯田里油菜花开正好。果然,话音未落,一片金黄色的油菜花便招摇在眼前。次第延展的油菜花,层次分明,重重叠叠,铺展在八盘沟脚下,如一群舞着黄纱的少女,袅袅娜娜,风情万种。在油菜花的衬托下,远望南天门、棒槌石山云雾如黛,翠绿如洗;俯瞰八盘沟村,古风犹存,田园风光,惬意美好。此时的八盘沟,云雾缭绕的群山,金黄的油菜花海,古朴安详的村庄,不是江南,胜似江南,不是婺源,胜似婺源。油菜花田里,村书记李春军正在和游人闲聊,言谈间流露出对八盘沟村未来的美丽构想。这位年轻的新型村书记目光里多了一层辽远与深邃,在青山的豪放与黄花的丰腴中,在油菜花的娇柔与梯田的粗犷中显得刚毅沉稳。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乾隆皇帝写的《菜花》诗: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 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一代帝王乾隆所要表达的,该是花如人,人如花吧。

状如长城   李秉义摄
陶醉其中

  两次去八盘沟,让我对八盘沟这个传统村落的印象更具体,更深刻。八盘沟在我心里已不是一个简单的村庄,而是阳刚之气与阴柔之美浓缩在一起的时代的雕塑。山的刚与梯田的柔衬托,岩石的奇峻与花草树木的相守,石砌的田坝与油菜花的缠绵缱绻,古朴的山村有清泉温柔的依偎,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大自然精心的设计与安排。而八盘沟的人也是如此。不说八盘沟勤劳善良的男人和女人,只说曲振生和李春军这两代八盘沟村土生土长的村支书,就是刚与柔、力与美两种不同类型、不同时代的骄子。曲振生老书记是当年“大队书记的好榜样”、“全国山区建设一面红旗”,他凭一腔热血和干劲,一副铮铮硬骨,用16年时间带领群众开山造地,把“步步踩石头、地在墙上挂、滴水贵如油”的八盘沟,变成了沟沟有谷坊,岔岔有石坝,环山皆田,无沟不堰的富饶山村,他的“刚”为后代子孙开垦出土地这笔巨大财富。而今天的村书记李春军,是“朝阳市十佳青年”、“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的群文之星”,两次接受央视采访,他连续19年在村里自费办新春歌会,让歌声在曲振生老书记开辟的梯田间回荡,让优美的舞姿在八盘沟月华如水的夜晚灵动轻扬,他种油菜、种油葵,花开赏景,花落取果,以文艺兴村,以旅游富村,他的“柔”换来父老乡亲精神生活健康向上,物质生活富裕兴旺。一个战天斗地,豪气冲天,一个能歌善舞,睿智柔情,有谁能说,那绵延到大山深处的梯田和盛开的妖娆美丽的油菜花,不是刚与柔的交相辉映,不是力与美的完美结合呢!

金色的海   田润丰摄

  走进八盘沟,便走进天人共创的人间仙境。这里人造梯田的壮观,山峦山石的奇美;这里村庄的古朴惬意,山林秋色的迷人,都令人心潮如八盘沟梯田般的起伏不平,并产生如八盘沟大山般的静思默想。走进八盘沟, 领略到的是美,生发的是对自然的感激,升华的是对人的感动。

小链接
  郑文革,笔名:格格,1966年生于辽宁省凌源市青龙河畔,会计师,辽宁省散文协会会员,朝阳市作家协会会员,《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多年从事文秘和宣传工作,现供职于朝阳县交通局,2009年荣获朝阳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2013年荣获朝阳市“三八”红旗手称号。其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多次在各类征文比赛中获奖,《文学月刊》、《辽西文学》、《作家天地》、《燕都文艺》、《塞外风》等发表,散文《金灿灿的粘豆包》收录在中国公路文集《信风2009》,散文《又见桃花开》收录在中国公路文集《家是梦里的桃花源》首篇。有诗歌、散文、评论收录在《朝阳新世纪诗歌选》、《朝阳新世纪散文选》、《朝阳新世纪文学评论选》中。
本网声明
  1、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今日朝阳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章的内容等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今日朝阳网》不做任何形式的保证或者承诺,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凡本网发表的所有非转载作品,版权均属于《今日朝阳网》和作者,欢迎转载并注明“来源:《今日朝阳网》”。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86-15566781010 QQ:2996382758 邮箱:2996382758@qq.com

  微信公众号:今日朝阳网(添加方式:微信→新的朋友→搜索公众号“今日朝阳网或jrcyw0421”)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