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云端走 车在雾中行(李秀敏)

摘要:2018年12月24日,彩虹队长带领我们24人,去最偏远也是最小的、昔日基诺乡最贫困的村寨小普希村体验生活。

人在云端走 车在雾中行

——体验基诺乡攸乐山普洱茶文化

文化信使/李秀敏  编辑/明月

  2018年12月24日,彩虹队长带领我们24人,去最偏远也是最小的、昔日基诺乡最贫困的村寨小普希村体验生活。

  早上8点全体人员在版纳客运站上车后,司机兰师傅讲了注意事项:为了大家观赏一路风光车走便道,途中路过森林公园和野象活动频繁的勐养野象保护区,还要有一段在大雾中穿行。如果遇到野象或者突发情况,大家安静地坐在车里听从指挥,不要自行下车。彩虹队长说,这次午饭收大家30元钱,伙食也许达不到大家的预期,权当我们扶贫了。大家鼓掌表示同意。车过告庄西双景驶入橄榄坝老公路,过中科院热带植物园指示路牌后进入原始森林覆盖的山路。车拐十八弯险象环生,兰师傅凭借多年在西双版纳山路行驶的丰富经验,拐弯鸣笛专注前行,还是和一辆重载大货车打了擦边球。车里一片惊呼,有的姐妹不自觉地站起来往车外看,路边就是百丈深的丛林沟壑,真是一身冷汗唏嘘不已。

  9点钟我们到了基诺乡,大家下车休息10分钟后拐入村级公路,一路爬坡开始在大雾中行进。坐在车里俯瞰山峦,远近山谷涌动着乳白色的雾,好似流动的浆液将高山林海淹没。大雾环绕在车下,钻入了车窗,飘进了我们的心里,似将我们浸润在琼浆玉液之中,托于山峦云海之上。9点半,太阳在原始森林高高的树梢露脸,云雾娇羞隐退,眼前景物逐渐明亮清晰,我们迫不急待地下车追赶雾海拍照,兰师傅开车紧随其后,时时提醒我们累了就上车。

  下车以后还要登山去原始森林,为保存体力,我走了一公里后和另外三名队友一起上车。车到村口,后面徒步的人还要等一会上来,我下车去参观村寨。小普希村村口上方盛开的三角梅花频频向我们招手,一座孔明帽式的新竹楼出现在眼前,这是小普希村民组组长白春国的家,宽敞的竹楼一层墙壁挂着电过滤净水器,从山里接过来的山泉水经过过滤净化可以直接饮用。大茶几上,精致的玻璃茶壶茶盅和讲究的小盖碗茶盏,成袋的自家茶园生产炒制的茶叶,凡是到访者均可自己动手烧水沏茶随意品尝。道下四季鲜花簇拥着一幢橘黄色的现代三层楼房显得特别耀眼。村里各家也都是近几年翻新的房子,房子周边都有菜园花果,果树以木瓜最多。每家猪圈里有三四头本地黑猪和土著品种冬瓜猪,队友指着两头花蹄小猪说是野猪与本地黑猪的后代。家家院里有一个通透的大竹棚,里边有炒制茶叶的炉灶、捻制茶叶的机器和晾晒茶叶大竹笸箩。

  同行的队友到齐了,大家一起去白春国组长家喝茶休息。小白给我们一人一个竹棍做登山拐杖,带领我们去原始森林。攀登在原始森林的山路上,小白饶有兴趣地给我们讲基诺族风土人情,介绍小普希村突飞猛进的发展变化。这片原始森林像一片天然屏障环绕着小普希村,保护滋养着村里的山茶、野山蜂、果林和庄稼。我们沿着红泥土路登山进入原始森林,路越走越窄,走到密林深处,大家只能排成一排往前走。下坡更难走,羊肠小道的上面是厚厚的腐叶落叶,落叶下面却是湿滑的红泥,有经验的队员提示队友,下山把脚横过来走比较安全。我又找一个竹竿助力,好不容易才走出原始森林,终于看到小普希村的茶园,我已精疲力尽,借着队友去摘橄榄果的时间,我在一边休息一会。大家在茶园的最高处平台合影留念,小白在他家九十五亩的大茶园演示采茶,与大家交流茶文化。

  中午小白家里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用芭蕉叶盖着大盆的米饭,菜园里现采的绿叶青菜、山野苦菜、黄瓜。牛肉白芹末、鱼塘里的淡水鱼、肉末芭蕉花、清炒木瓜、玉米粒、油炸花生米,所有的菜都是随吃随添。在原始森林穿行一个半小时,都走饿了,又是基诺山上的纯绿色食品,大家吃得很香很饱。

  下午,兰师傅走了基诺乡的另一条路,带我们去基诺山寨景区、基诺山茶场和巴坡村茶农家参观。深入体验了解普洱茶西双版纳产区六大茶山之首——攸乐山的茶文化。过去茶农辛辛苦苦种植采制的普洱粗茶、大叶茶,最多能卖五元一斤。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诺乡的领导和干部一对一精准扶贫帮助下,建立了一整套的茶园管理、采制、销售体系。将茶农生产的攸乐山普洱茶远销全国,走向世界。价格也提升到几十元、几百元,甚至千元以上。基诺山从解放时刀耕火种刻木记事,到现在新竹楼、小洋楼,家家摩托车、户户小汽车、电视、电脑和网络全覆盖的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农村,基诺族同胞走上了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小康之路,过上了幸福快乐的富裕生活。

小链接
  李秀敏,辽宁大学函授学院新闻专科毕业,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辽宁散文学会会员,朝阳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公益网辽宁通讯站朝阳市通讯员。著有《双跨世纪的马家传记》一册。

  [责任编辑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