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依然吐衷肠(刘国琳)

摘要:9月3日6时起床,满天繁星点点,一城灯火彤彤,大地在沉睡。匆匆退房,匆匆吃饭,匆匆乘车出发。车子如摇篮,把游人摇进回笼觉的梦乡。没有人说话,只有两个前后座位的南方女人打唠,聒噪。导游说休养休养吧,路程长,到旅游景点早着呢。这才没了市场般的喧闹。

黑水依然吐衷肠

——2016年仲秋西北游记之二

文图/刘国琳(辽宁大连) 编辑/繁花似锦

  9月3日6时起床,满天繁星点点,一城灯火彤彤,大地在沉睡。匆匆退房,匆匆吃饭,匆匆乘车出发。车子如摇篮,把游人摇进回笼觉的梦乡。没有人说话,只有两个前后座位的南方女人打唠,聒噪。导游说休养休养吧,路程长,到旅游景点早着呢。这才没了市场般的喧闹。

  记得中间过了两个安检站,其余时间都在车上摇晃。这样顶着星月走,迎着朝阳行,在日头直挂头顶的午时一刻,终于从满目荒凉的戈壁滩背景里,看到金瓜遍地的田园,一望无际的向日葵花海,还有白花绽放绿叶相扶的棉花田,更有迎风转动的风车。

  12点10分旅游车行驶到克拉玛依城边时,忽然右转奔向阿勒泰方向,前行不远,右侧火山砾石闪耀着红黑的颜色,一座7级小塔耸立在不高的山丘上,守护着脚下一排排刺眼的坟茔。有人车上拍照,导游说尊重往生者,不要打扰他们。默念一声阿弥陀佛,遇难者安息。

  枯燥的旅程需要神话传说来湿润勾兑,旅游的风景也因此而意兴阑珊。导游说克拉玛依是维吾尔语“黑油”的译音,也是世界上唯一以石油命名的城市。油层浅,往下20米左右就能采油。

  新疆解放前,有个叫赛里木的老汉,赶着马车到戈壁滩中砍柴,意外发现了一个天然沥青丘,有九眼往外喷冒黑水的泉眼。他不知何物,试着用布蘸了一点擦在车轴里,车轮润滑马上不咯吱咯吱地响了,车子也轻快多了。老人用葫芦带回这种黑水,到大巴扎上叫卖,一瓢二分钱,那时二分钱能买一斤肉。乡亲们买来润滑车轮、点灯,觉得神奇就四散传开了。

  1955年1月,当时正在寻找石油的中国石油勘探者听到了消息,找到了瞒着众人在地窝子里发财的赛里木老人。他说这是我的,不给别人。工作人员给他讲来自上海等大城市的女勘探队员,为了给国家找到石油,牺牲在茫茫大漠里。老人感动了,亲自带路,找到喷涌黑水达二、三米高的“九龙泉”,即这块“黑油山”,由此拉开了克拉玛依石油会战的序幕。“克拉玛依”这个象征着吉祥富饶的名字也传遍了五湖四海。

  《鼓浪屿之波》唱红了夏门,《太阳岛上》唱响了哈尔滨,《牧羊曲》唱疯了一座寺院。央视4套《向经典致敬》节目,播放了《克拉玛依之歌》词、曲作家吕远的经典故事。他说百年后要把骨灰撒在克拉玛依,守候着这份纯情,看望着油城新的更好的明天。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关牧村现场深情演绎了旋律优美、民族风格浓厚的《克拉玛依之歌》。又听藏族歌手降央卓玛的同歌演唱,另有风味,引人进入那段积极向上的岁月。词曲简捷平实,仿佛有六弦琴在五线谱上滑动,听到了油流的回声,马群的疾蹄,音符的组接,旋律的韵动。

  “当年我赶着马群寻找草地,……茫茫的戈壁像无边的火海,我赶紧转过脸,向别处走去……今年我又赶着马群经过这里,遍野是绿树高楼红旗,密密的油井和无边的工地,……克拉玛依,我要歌唱你,我要跑近你,……我爱你!”

  一首歌,使一个城市成为全中国人的记忆,一首歌,使全中国人的记忆浓缩为一段历史。车上,导游腰麦播放着这支歌,我们随着这熟悉的旋律,在悠扬的音符中,情不自禁地打开情感的闸门,和着这座石油新城发展的节拍,追溯她的远古洪荒,展望她的辉煌未来。

  克拉玛依面积9500平方公里,人口30万余人,如今已是具有浓郁现代特色的文明城市。诗人艾青称赞克拉玛依:“最荒凉的地方,却有最大的能量,最深的地层,喷涌最宝贵的溶液,最沉默的战士,有最坚强的心”。

(未完待续)

西域大美属新疆(刘国琳)

小链接
  刘国琳,汉族,中共党员,退休军官,大学文化。原籍辽宁朝阳喀左县农村,现居大连。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赤峰作家协会理事。发表新闻作品5000余篇,文学作品100余万字,正式出版文学作品集《良民英雄》等。

  [责任编辑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