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远嫁的女儿牵挂你(沈德红)

摘要:秋收时节,天高云淡,正当我在地里忙着收玉米时,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说八十岁的老爸生病住院了。希望我快点赶回乌海,说爸爸很想我,我回去了,爸爸也许会好起来的!

爸爸,远嫁的女儿牵挂你

文化信使/沈德红  编辑/繁花似锦

  秋收时节,天高云淡,正当我在地里忙着收玉米时,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说八十岁的老爸生病住院了。希望我快点赶回乌海,说爸爸很想我,我回去了,爸爸也许会好起来的!

  那一瞬间,我像被霜打的茄子,彻底蔫了,眼泪一下就迷蒙了双眼……

  爸爸是内蒙古人,他一生很苦。爷爷当年跟随八路军去抗日,生死不明。奶奶改嫁,他九岁就给生产队放牛,十九岁学木工,二十岁,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小木匠。

  父亲25岁时,认识了妈妈。

  妈妈是城里的下放知青,来农村不到一年,父母就双双离世,扔下了一大堆孩子。妈妈是小学老师,生得花容月貌。很多人喜欢妈妈漂亮,但却怕抚养那些孩子。

  爸爸把妈妈娶回了家。

  自打我记事起,就记得家里每天乱得像一锅粥。爸爸白天在木匠铺里做工,晚上糊舅舅们用木棍当箭射坏的窗户纸。妈妈气得拿扫帚满屋子撵她的弟弟打,爸爸却乐呵呵地忙乎着。

  家里算上我和哥哥弟弟,一共十口人,在那个清贫的年代,供那么多张嘴吃饭,那么多孩子上学,把爸爸累得早早就驼背了,腿弯了,手指的骨节,肿起一个个大包。

  我二十五岁那年,爸爸去很远的地方盖房子时,我认识了辽宁的一个武警,和他订婚了。爸爸回来后,极力反对我找外省的婆家。但被军装迷住的我,丝毫不理会父亲的不开心,毅然决然地远嫁到辽宁。

  我女儿一岁那年冬天,爸爸在建筑工地看场子。完工后,爸爸绕道来我家看我。当他看见那深山老林里,孤单单一家人,又看见瘦弱的我时,一下就病了,发烧,不停地呕吐。

  爸爸躺在炕上打点滴,口里含糊不清,不停地叨咕着啥。我紧紧攥住爸爸的手,我心里知道,爸爸是心疼我,不是病了,是急的。

  爸爸病得很厉害,打了一个星期的点滴才好了。他刚有力气走路,就让爱人借来工具,给我做了面板、凳子等好多生活用品。

  爸爸要回家了,他把打工挣的两千块钱,留下路费,剩下的全给了我。爸爸上班车时,一直背对着我,但我还是看见两行泪,从爸爸晒得黑红的脸庞上流了下来。那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看见爸爸流泪,我如万箭穿心,再加上天气寒冷,我全身打颤,牙齿碰得咯咯响。当班车从我的视线消失后,我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爸爸回去后,我就成了他的心病,他一直想法设法让我回到他身边去。

  我女儿八岁那年,弟弟把爸妈从农村接到乌海市里养老,正赶上我们这里干旱,我家颗粒无收。爸爸每天打电话,让我们去城里打工。于是,和爸爸分离了九年的我,又和他生活在一起。

  在城里那段时间,爸爸每天早晨陪着我去公园晨练。我挽着爸爸的胳膊,在绿草如茵的公园慢慢地走,听爸爸给我讲家长里短。

  有一次,我得了肺炎,去门诊打点滴,离家不远,可爸爸每天陪着我打点滴。躺在病床上,每每看见爸爸花白的头发,心里面就涌起阵阵暖流,就禁不住泪花闪烁。

  后来,因为公婆年纪大了,需要我们照顾,我又回到了婆家,和爸爸又再一次分离。

  这次离爸爸更远了,婆家到娘家有六千多里。好在如今,通讯发达,还有网络,可以和爸爸经常视频。爸爸还那么乐观开朗,身体还那么硬朗。

  可天有不测风云,爸爸竟然生病了!

  那一段时间,我白天收秋,晚上惦记爸爸,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嘴角上全是泡,牙疼得我半个脸肿起来。好不容易睡着了,总是做恶梦吓醒再也睡不着了,想起作为女儿不能在父亲跟前尽孝,自责万分,眼泪就像决堤之水,把枕巾打湿了。

  爱人看我急成那样,把家里准备秋收的钱,给弟弟汇了过去,让弟弟好好给爸爸治疗。然后加大力度秋收,好去乌海看爸爸。

  辽宁朝阳地区,十年九旱,而且连着干旱五年了。今年旱情厉害,因为玉米少,玉米价格上涨,可因为价格高,好事变坏事,没有收玉米的小贩,我们去乌海的日程,只能一拖再拖。

  那一段时间,是我最难熬的日子。

  我经常伫立在故乡的方向,久久遥望,心里祈祷爸爸早一天好起来,

  就这样带着对爸爸的牵挂过日子,我仿佛一下老了,情绪低落,食无味,夜难寐。

  终于有一天,我在视频里,看见了爸爸,他病愈出院了。

  视频里的爸爸瘦了,皱纹交错的脸上,带着微笑,他口里连声说:“我好了,别惦记着了,你看我多精神。”而那一刻,我恨不得使劲抽自己几个耳光。

  我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说:“对不起,爸爸,下辈子,我就嫁那个邻家的男孩,寸步不离地守着你!爸爸,你要好好的,好好照顾好自己。远嫁的女儿,牵挂你!”

小链接
  沈德红,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朝阳作家协会会员,北票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新西兰华文报》等多家报刊及今日朝阳网等网络媒体。有作品入选《启功文化在赤峰》《青年作家年鉴》《在希望的田野上》选本,作品多次获奖,接受过媒体采访。

  [责任编辑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