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阳网】我的妈妈(张亚男)

摘要:妈妈去西屋的冰箱拿香肠,还没等人出来,就听见她喊我。

母亲节特稿

我的妈妈

文图/张亚男(辽宁朝阳)

  妈妈去西屋的冰箱拿香肠,还没等人出来,就听见她喊我。

  我赶紧跑过去。

  她看见了我,立刻挥舞手中的排骨肠,嘴里唱着:“哼哼哈嘿,快使用双截棍……”那煞有介事的样子,逗得我瞬间就笑趴了。

  这就是我妈,一个乐趣无限的“小孩儿”。

  也许是我妈太有趣了,所以,我女儿超爱跟我妈在一起。女儿每天早上睁开眼的第一句话,绝对是扯着嗓门喊:“姥姥!”我妈会闻声跑进来,兴高采烈地抱起我女儿,说:“想姥姥了?来,穿衣服,咱俩玩去。”

  于是,每天早上,我女儿都会拿着一些瓶瓶罐罐在院子里过家家,我妈在屋子里做饭。时不时地,我就会听到她俩这样的对话:

  “宝宝,你干嘛呢?”

  “我炒菜呢。”

  在哄孩子这件事上,我真的无比佩服我妈。她的童真和对孩子的喜爱超出了我的想象,我觉得我妈不当幼儿园老师实在是可惜了。她可以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教我女儿背诗、认字,也会跟我女儿一起把书上的故事改成情景剧来表演,还一起“弹”吉他、唱歌、跳舞,虽然“弹”吉他对她来说真的就只是拨弄……

  我妈总是特别自豪地跟我显摆她教得好。看她一脸得意的神情,我止不住地夸她:“是挺好。”只是我知道,她这么尽心尽力不过是想替我分担一些压力,不让我操心。我妈曾跟我说过:“妈不挣钱,你爸也不挣钱,经济上帮不了你,只能帮你照看孩子了。”写到这里,我的眼泪猝不及防地掉了下来。

  生了孩子才真正懂得当妈的辛苦,才更加体会到我妈的不易。

  我妈十七岁那年,我姥姥就去世了。跟我爸结婚的第二年,她就生下了我。听我妈讲过,那时候,没人替她照看孩子,她上山薅地都是把我背在她背上。我不知道,对我妈来说,那是怎样的一段艰难岁月。她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的,可我听得心里酸酸的。

  好在艰苦的日子都已过去。

  前天晚上,我爸和我妈吃饭时一起喝了点酒,我妈出去拿了点东西,进来后,问我爸:“我的酒哪去了?”我看着摆在她眼前的啤酒,忍不住笑了。我妈一看,不好意思地笑了,说:“老了,这记性。”

  听到这句话,我仔细看了看她,仿佛看见了老去的年华。她满头的黑发也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白霜,但我知道,丝丝缕缕的,全是对我们的牵挂!

  想到这,我忍不住夸她:“我妈才不老呢!”然后,我就看见我妈在我的面前笑成了一朵花!

小链接
  张亚男,毕业于沈阳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现就职于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三家蒙古族乡中学。爱好旅行,绘画。

  [助编 繁花似锦  责编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