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阳网】可爱的玉兰花(王庆民)

摘要:玉兰开了!真是一夜春风来,万朵银花开。驾着“长枪短炮”的,咔嚓连声。握着手机的,上树爬墙。

可爱的玉兰花

文图/文化信使 王庆民(辽宁朝阳)

  玉兰开了!真是一夜春风来,万朵银花开。驾着“长枪短炮”的,咔嚓连声。握着手机的,上树爬墙。“来,合一个。玉兰,代表圣洁。”熟悉的声音扣动我的耳鼓。掏出我的小数码,急的我脸红了,怎打不开了呢!一喊,把自己喊醒了,竟是一梦。拉开窗帘,朝高大的玉兰树属望。晨雾迷茫着春的清凉,朦胧里,灰白的枝条隐隐,向上挺起的枝条模糊着骨朵儿。灰褐色的毛头儿,有大号提斗笔的头儿大。一只又一只毛茸茸的小老鼠,向上探着头。幽香,在晨风中氤氲,随风淡淡地弥散。这是公历三月中旬或下旬的事。可是,梦自心头想,每天,流连顾盼楼南楼北的玉兰树,钟情,竟入梦了。

  玉兰花,有的银白,有的米黄,有的紫红、粉红,花朵很大。初开,像高擎的酒杯,把一杯杯清香高高举起;盛开,花冠直径近十多厘米,花蕊似杯中泛着色彩泡沫的鸡尾酒。简直就在不禁地扭动中漾出来。白玉兰,恣意绽开,长长的冰清玉洁,无畏地显示着傲然;红玉兰,长圆的花瓣,包拢着,不到时机,似乎不愿把秘密的内心敞开。忸怩、含蓄、泼辣、张扬,不是故作姿态,而是关注着适宜。浑身灰黑毛色的三瓣花萼托起六瓣儿晶莹鲜艳,在没开裂前,也如朱佩弦所说“羞涩地打着朵儿”,宛如脱胎时的殷红,在春风的招摇中夺目。

  玉兰,本是适于中原生长的小乔木。近几十年我们辽西引进很多。记得刚栽植的木兰,怕冻,在严寒到来前,园林工就给它们穿上外罩儿。春时到来,工人们又小心地给它们脱去外衣。巧夺天工,顺应自然,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辛劳。到河南旅游的朋友把玉兰拍照发给我,说这花咱家那儿没有,我说有!春寒料峭,草木刚在沉寂中醒来,在萧条未退的时日,有玉兰花开,是让人大叫的惊喜!上海、东莞、潮州,抢先把玉兰定为市花,还有很多名校,把玉兰定为校花,还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中华文化传承,几乎浸润在每个人的细胞。纯洁、真挚,心灵美的寄予。夺目、动人,感官美的效应。想玉兰,盼玉兰花开,玉兰花真可爱。“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不要让人间的美好空流去。

小链接
  王庆民,蒙古族,大学文化,中共党员,退休于辽宁朝阳师专,副高级职称。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辽宁省散文学会、楹联学会会员,朝阳市作家协会、诗词学会会员。爱好写作,有诗词、散文、小说、楹联、教学论文等发于《诗词》等各级报刊。曾被评为朝阳市优秀楹联家。有一些作品在省市级比赛中获奖。

  [编辑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