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怀想(薛玉敏)

摘要:儿时的中秋,是妈锅里的饺子,爸桌子上的月饼。那个时候,中秋总是在我们的心心念念里查着日子迟迟才到。小时候家里穷,很少能吃上羊肉馅的饺子,但是每到中秋节,农村人有个说法就是这个时候的羊肉开始好吃了,于是中秋节的早晨总能吃上一顿羊肉馅的饺子。过节头一天往往是赶集的日子,记忆里的我总是在那天上午很早就坐在村口,等着赶集回来的父母。

中秋节特稿

中秋怀想

文化信使/薛玉敏 编辑/赵盼

  儿时的中秋,是妈锅里的饺子,爸桌子上的月饼。那个时候,中秋总是在我们的心心念念里查着日子迟迟才到。小时候家里穷,很少能吃上羊肉馅的饺子,但是每到中秋节,农村人有个说法就是这个时候的羊肉开始好吃了,于是中秋节的早晨总能吃上一顿羊肉馅的饺子。过节头一天往往是赶集的日子,记忆里的我总是在那天上午很早就坐在村口,等着赶集回来的父母。尽管家里穷,每次赶集回来爸妈还是要给我这个老小买个烧饼或是当时几分钱就能买到的小面点。所以很小的我就开始记住了二五八,一四七分别是附近哪个集市的日子,然后满脸贪婪地想着以往从哪个集市带回来的是什么。那些年爸总是在菜园子里种芹菜,中秋节时推着满满一推车芹菜去集市总能卖个好价钱,然后换回来节日的饭菜。

  记得一次很晚爸妈还不回来,晚得超出了那时我的耐受力,于是我凭着感觉往集市的方向走,走走等等,不知道走出了多远,只知道我很累很累,而且很想睡觉。迷迷糊糊地听到妈的喊声,我看见人群里跑出来的妈,她抱起我,骂着擦着自己的眼泪,我才知道自己走到了五六公里外的集市口。不过我总是那么幸运,恰巧迎来了爸妈,免去了走丢的厄运。但是没有免去一个噩耗,那就是爸当时就宣布从此赶集再不给我买好吃的了,以免我心里的贪念。只是爸妈不知道,支持我走那么远的不只是妈兜里给我这个老小的待遇,还有一颗幼小的心灵对爸妈的牵挂。不过当时我还是满足地坐上了爸的推车,拿上了妈的烧饼,翻看了羊肉和月饼,然后把烧饼装在兜里,故意露出一半用来炫耀,手捂着一半用来保护,心里想着饺子和月饼美美地睡了一路。妈尽管后怕掉了几滴泪,还是见人就说这孩子聪明,凭他们平时说话时的点滴就找到了那么远的集市。

  再大些,我出去读书了。那时的中秋是通过各种方法打探是否放假,然后躺在宿舍想着爸桌子上供着的月饼,爸是个尊重传统的人,年节都有他的一套传统。中秋晚上总让我们看看月亮升起来没有,升起来就把月饼放在院子中心的桌子上,燃上香,沏上茶,说是供月。至于要怎么烧纸,怎么说,怎么祭拜我没记住。我只记得等一柱香燃尽了给我们分月饼。没想到,此后经年,这成了我对中秋的怀忆。等我们大了,爸丢了包括供月的一切习俗,也是等我明事理了才知道,他不是迷信,只是用那些习俗来丰富我们那个年代的节日,给贫穷的孩子们一种富有内涵的生活。

  而如今,中秋依旧是锅里的饺子,桌上的月饼。只是这些都是我记挂着再忙也要给父亲准备的。我一家家地挑月饼,爱人说别买了,谁吃啊。我没理会,依旧认真挑不同厂家不同馅的月饼,因为他不知道我心里的中秋必须有月饼,爸心里的中秋必须有儿女。当年的爸妈再穷也想法给我们过节,其实那是过生活的情趣,是一种铭记于心的念想。

  记得前几日同事们说现在什么都不缺,过节没必要弄好多菜。但是我坚持给上学不放假的孩子做几个,因为我也想让儿子过出生活的味道,心里有节日的烟火,在平淡的岁月里留下几抹念想,等他大了,也能想起有父母陪伴的中秋。

小链接
  薛玉敏,曾用名薛小敏。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毕业于鞍山师范中文系,现就职于辽宁省朝阳县柳城高级中学。曾有散文发表于《塞外风》及今日朝阳网。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