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里的神秘礼物(王学英)

摘要:现在,各个家庭的孩子,被父母当做手心里的宝,吃的穿的买名牌,上学车接车送,各种玩具应有尽有。但是我觉得孩子们却像被关进了笼子的小鸟,失去了那份纯真的自由,有的孩子甚至连羊、鸭子和鹅都不认识。

田里的神秘礼物

文化信使/王学英  编辑/繁花似锦

  现在,各个家庭的孩子,被父母当做手心里的宝,吃的穿的买名牌,上学车接车送,各种玩具应有尽有。但是我觉得孩子们却像被关进了笼子的小鸟,失去了那份纯真的自由,有的孩子甚至连羊、鸭子和鹅都不认识。

  想想我的童年,真是乐趣多多。从蹒跚学步开始就可以自己去街巷里玩耍,摔倒了自己爬起来。有时候,冬天都冻得大鼻涕流出来,也不会感冒,大人看到了会说一句:“看,那孩子鼻涕都过河了。”

  现在的孩子被关在家里,怕出去晒黑了,就算有再忙的活儿,也会留个专人看孩子。我童年那会儿随便去街巷里玩耍,小朋友也多,成群成队地玩多人游戏。

  那会儿,爸爸在县城里做苦工挣钱养家,哥哥姐姐上学,家里就剩我和妈妈。妈妈去田里干活就避免不了要带着我,给我拿的零食就是一根黄瓜或者两个梨,还有一瓶凉水。瓶盖是塑料的,扎个眼儿,插进一根管儿,喝起来特别方便,要不然喝的时候总会被呛到。

  春天,妈妈薅地时,见到有西瓜秧、香瓜秧和柿子秧,就会告诉我说这里有棵瓜秧,留着结瓜吧。让我记着位置,说秋收时好摘给我吃。我会高兴地开始倒计时,隔几天就要问妈妈一次,问瓜是不是该熟了。妈妈告诉我说这才几天,本来地里就见不到阳光,早着呢,等到秋天吧。于是我就数啊、盼啊。终于到秋天了,仍旧跟随妈妈一起去田地。隔一会儿就会问妈妈一遍,到没到瓜秧那里。当时,那就是我最大的期盼了。期待着那神奇时刻,想见证到底结了几个瓜,大不大,甜不甜,会不会大饱口福解下馋。数着数着,盼着盼着,问着问着,终于,神秘的瓜秧露出来了,我兴奋地先去找瓜。有时候,看到的是一个小西瓜;有时候,看到的是两三个小柿子,柿子刚刚有点泛黄;有时候,是一个小香瓜。不管果实多大,都感觉捡到了珍宝一样,好神奇。小手把它抱得紧紧的,舍不得吃,要拿回家与姐姐一起品尝,也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的收获。偶尔有一些像小黑葡萄的小野果,一串一串的,特别甜,挑几串又黑又大的拿回家,跟姐姐一起吃。田间地头到处可见的还有老瓜瓢,也是香甜好吃,边走边摘,那个时候算是很不错的水果了。野花更是片片成荫,随手摘一束,时不时头上插两朵,看到地上的影子,转个圈,扭两下,感觉自己变成了小仙女,美透了。

  那时候的孩子,虽然不是锦衣玉食,但是却乐趣多多。一段段美好的童真往事,一串串难忘的青涩回忆,像七彩画笔一样,把我的童年描绘得五彩斑斓、妙趣横生。

  此时此刻,拿着手机敲下这些回忆的时候,我还是傻笑着回味,回味着童年的天真和幸福。那是最纯真、最原始的乐趣,是现在的孩子们体会不到的。

小链接
  王学英,笔名传奇,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辽宁省喀左县人,从事联想电脑渠道批发工作。热爱文学,作品有小诗句、快板、小品,歌词改编等。

  [责任编辑 昕晨]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