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的月光(瞿军)

摘要:二十出头,离开家乡的小镇后,我一共在三个城市居住和生活过。

城里的月光

文化信使/瞿军(四川) 编辑/赵盼

  二十出头,离开家乡的小镇后,我一共在三个城市居住和生活过。

  第一个城市是深圳。一九九七年底,辞去了在峨眉山市的那份固定工作后,背着行囊,毫不犹豫乘火车到了深圳。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一个陌生的大城市。夜晚的霓虹灯,白天大街上潮水般涌动的人群,各种各样的口音掺杂其中。找地方住下后,几个月都未寻找到适合的工作。每天囊空如洗地走在摩肩接踵的人流中,却感到那么的孤独、无助。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一首老歌时常回响在耳边,“路上行人匆匆过,没有人会回头看一眼。我只是个流着泪,走在大街上的陌生人……”

  这座城市,最终留给我的印象是火热的天气,冷漠的人群。一个异乡的打工人,想要立足、扎根其间,真的很难。怀揣着最后一点回家的路费和希望破灭后的失望,又踏上归乡的路。

  第二座城市是成都。回乡不久,在一位偶然相识的恩师帮助下,我直接进了成都一家报社做热线记者。这座城市离家乡毕竟不远,乡音乡情都很亲切。租住在城东一个十几平米的“偏坡”屋里,曾有半夜老鼠从脸上跑过的惊险刺激。常常是在夜晚赶完稿后,在报社楼下的小巷里,随便吃碗面条或盒饭,骑着那辆嗄吱作响的破旧自行车,穿越城市的大街小巷,也算是回家。

  一路的风霜,唯有一弯月牙投下的清辉相伴,颇有几分心酸。自找其乐,最喜欢哼着那首“城里的月光,把我的心照亮,请你来到我身旁……”的曲子。城里的月光,跟家乡大渡河畔的月光并无二样,却是深夜归家的最好陪伴。

  新千年伊始,从成都应聘到绵阳一家报社工作,这便是我生活过的第三座城市。

  初到绵阳,人地生疏,一样对这座城市有太多陌生感。还好的是,因为是做记者,很快便认识了许多人,交了一些新的朋友。渐渐地,喜欢上这座不大不小的城市。喜欢它的天蓝地绿,水清人和,最终定居下来,这应该也是自己今生的归宿之地了。

  如今,常常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爱在阳台上看月。

  月,从远处的山峦后面探出头来,缓缓地升起在夜空。一样的月光,一样地照着家乡和城市的夜空。深圳的月光是孤独的,成都的月光有些淡淡的暖心,绵阳的月光却是些许满足、内心宁静。不同时期、不同境遇的月光,因心境和环境的改变,有时却给了人不一样的感受。

  (本文图片由瞿军拍摄)

小链接
  瞿军,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居四川绵阳。发表小说、散文及诗歌作品百余篇。著有散文集《心灵的旅行》、小说集《桥头堡》。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