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小人书的记忆,你是否也经历过?(瞿军)

摘要:记得少年时,几乎没有什么玩具。家贫,自然缺少零花钱。即使口袋里有几分、一角少得可怜的一点钱,小镇上供销社的商店里,也没有什么玩具可买。几分钱,大约只能买到花蜡纸包的棒棒糖或芝麻饼干。

有关小人书的记忆,你是否也经历过?

​文化信使/瞿军(四川) 编辑/赵盼

  记得少年时,几乎没有什么玩具。家贫,自然缺少零花钱。即使口袋里有几分、一角少得可怜的一点钱,小镇上供销社的商店里,也没有什么玩具可买。几分钱,大约只能买到花蜡纸包的棒棒糖或芝麻饼干。那时拥有的玩具,只有自己动手制做的地古牛(陀螺)、弹弓和小铁环。除此之外,偶尔从父母那里讨要到一点零花钱,毫不犹豫地就到书店里去买小人书。那时的小人书也十分便宜,八分、一角或一角多,就能买到一本。书一到手,边走边看,从镇上书店走两、三里路到家,小人书早已翻了两、三遍。回家后,又马上像藏珍宝似地,将小人书收入自己的小木箱锁起来。过后,再反复翻阅。一本薄薄的小人书,好好歹歹要翻阅十几遍,直到内容倒背如流。其实,在当时买小人书,并不说明对知识有多么渴望,而是因为太缺少玩的东西。小人书便宜,很容易让孩子和家长们接受。

  那时,镇上除了唯一那家国营的新华书店,还有另一家个体经营的租书店。租书店里的小人书,只租阅,不卖。论书厚薄,一分钱或两分钱一本,小朋友们随便看。如果是两个孩子一同去,一人花一两分钱租一本,在租书店那排木凳子上坐着看完后,也可互换着看。实际上就是花了租一本书的钱,拣便宜看了两本。租书店里挤满的都是孩子,店主也不好计较那么多了。

  租书店如此吸引着我们。

  那时,放学早,一下午有许多时间可打发。放学以后,只要口袋里还有零花钱,最多的选择是跑到租书店,争相租阅刚上架和自己尚未看过的小人书。实在没钱时,便是下河玩水,摸鱼捉虾,或打鸟捕蝉。受小人书的吸引,有时没有零花钱,也会到租书店去蹭书看。一种方法是,先从书架上挑选一本小人书,装着是预览内容,急匆匆翻一遍,放回书架后,再选另一本翻看。还有另外一种方法,看哪个小朋友挑好书,付了钱坐在木凳上看时,凑上去,或蹲或坐在他旁边,两个小脑袋几乎挨在一起,沾小朋友的光,跟着一同看。因为是沾光看,再精彩的内容,也不好拿手去指指点点,更不敢妄加评论,惹得人家不再让你白看。只能跟着别人的速度、喜好,同看完那本书。也有比较霸道的小朋友,自己租了书,却不愿同人分享。有人凑到身旁,便会向书店主人投诉,或合上书,等旁边的小朋友走开。

  小小租书店,却是镇上孩子最集中、最热闹的地方。

  由于十分喜爱看小人书,到租书店泡着的时间也多,渐渐地,同租书店经营者小马叔叔熟悉起来。有时,星期天早上九点多钟他还没来开门,我就早已守候在门前等待。他一来,羞怯怯地喊一声马叔叔,他也热情回答:真早!熟悉之后,自然得到一些小小的照顾。没钱蹭书看时,他从不管我。有时,实在想自己看哪本书,挑选后,跟他说我下次带钱来补上,小马叔叔也会同意。当然,我下次再去书店,就会信守承诺把欠下的钱补上。否则,自己都没脸再去书店租阅、蹭看了。

  买的小人书多了,自己又反复看过好多遍的,便可与其他小朋友互换。这也是一种省钱看书的方法。互换的基础,是双方中意,对方手中那本都是未看过的小人书。

  看过许多小人书之后,就有了炫耀的资本。在学校,可以跟同学大吹特吹自己看过什么小人书。在别人羡慕眼光的注视下,讲某本小人书的精彩部分,讲书中主人公的勇敢和机智。

  现在回想起来,每当我向母亲讨要钱买书、租书时,母亲是多么的为难。一边是生活的窘困,一边是孩子的企盼。那年月,一家五口的生活,以及乡下穷苦亲戚常常所需的接济,可想仅靠父母那点微薄的收入过日子,需要怎样的精打细算。如今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几分、几角钱,在那时需要母亲下多大决心,才能满足我租书、买书的愿望。两相比较,如今的孩子早已不会把小人书当作玩具。因为,他们已幸福地拥有了许多。

(图片由瞿军提供)

小链接
  瞿军,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居四川绵阳。发表小说、散文及诗歌作品百余篇。著有散文集《心灵的旅行》、小说集《桥头堡》。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