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好想你(瞿军)

摘要:一曲萨克斯演奏的《真的好想你》,在返回现居城市绵阳的动车上,一直陪伴着我,反复播放。

真的好想你

文化信使/瞿军(四川) 编辑/昕晨

瞿军 摄

  一曲萨克斯演奏的《真的好想你》,在返回现居城市绵阳的动车上,一直陪伴着我,反复播放。

  这次回故乡参加高中同学会,两天时间,来去匆匆,满怀着热情和兴奋回去,眼里噙着惜别的泪水而归。

  这是四十一年分开后,与许多同学的第一次相见。《二十年后再相会》回响在耳畔,时间却已翻倍。其间,每年总有那么一两次回老家看望亲人、朋友,也或多或少见到过一些当年的老同学。但街头一遇,擦肩相逢,寒暄几句,留下是更多的想念与回忆。其中绝大多数老同学,更是未曾见上一面。人生一世,四十年相别,大概也不过两次。因此,在接到老同学千方百计找到我通讯方式后发出的邀请,便毫不犹豫答应下来。虽然有许多杂事缠身,但也放下一切,赶回故乡去参加这久别四十一年的同学会。

  我们这批同学,其实不只是高中,从毛根开始,小学、初中、高中,多数都在一起。同生同长在故乡牛华小镇,大多数人的父母同在一家亚西机器厂工作,都是邻居、玩伴,一同摸鱼捉虾,下河游泳;一同藏猫猫、游戏;一同经历从童年到少年的成长过程,感情尤深。

  四十年一晃即逝的光阴,催白了双鬓,将当年的青葱少年催老成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在前天回家的路上,我心里还一直忐忑不安,光阴刻蚀了容颜,当年的老同学,我还能认出多少?叫得出多少同学的大名、小名和外号?同学之间,还记得多少儿时有过的趣事?最终见面才发现,不单是我,许多同学都未曾忘记这一切,都能准确地说出这是谁和谁,谁是当年的同桌,谁是班长,谁学习成绩好得令人羡慕和妒嫉。那一刻,泪水不由自主盈满了这些爷爷、奶奶们的眼眶。酒打开了,话题打开了。从当年说到现在,每个同学的不同经历,都成为最好的分享。

  从相聚到分别,欢乐是短暂的。分手就在眼前,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彼此都在祝福,都在叮咛,都在相约下一次的再见。

  返程路上,还好,有一曲《真的好想你》一路相伴,一直温暖在心间。

小链接

  瞿军,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居四川绵阳。发表小说、散文及诗歌作品百余篇。著有散文集《心灵的旅行》、小说集《桥头堡》。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