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阳网】任是无人也自香(下)(刘文艳)

摘要:一个人做好事容易,做了好事不张扬不容易;做了好事不但不张扬,还尽量不让人知道就更不容易;一个人做了好事尽量不让人知道,并想办法不让人感觉到是为人做好事,不让人承载感情债就更难能可贵了。母亲就是这后一种人。她的情操达到了为人忘我的如兰境界。

任是无人也自香(下)

文/刘文艳  编辑/昕晨

  一个人做好事容易,做了好事不张扬不容易;做了好事不但不张扬,还尽量不让人知道就更不容易;一个人做了好事尽量不让人知道,并想办法不让人感觉到是为人做好事,不让人承载感情债就更难能可贵了。母亲就是这后一种人。她的情操达到了为人忘我的如兰境界。

  母亲去世后,嫂子说经常梦见婆母,她曾流着眼泪对我说,特别想念母亲,心里老是放不下。她们婆媳间之所以有如此深厚的感情,其间有母亲的示范作用,老人家为晚辈做出了榜样;同时,也还因为母亲生前对儿媳像对亲生女儿一样关心,而且总是高看一眼,多关照一分。母亲患病后,要到上海诊断,还想着嫂子没坐过飞机,专门让她同去。这时母亲身体已经有些虚弱了。有一天,我说:“妈妈我们上商店给你买件衣服吧,上海的衣服好。”母亲想了想说:“去吧,让你嫂子也一起去吧。”

  到了商店让母亲试衣服,母亲总是说:“这件我穿不合适,让你嫂子试试吧。”嫂子试了,母亲说:“挺好看,给你嫂子买了吧!”我给嫂子买好了两件衣服,再让母亲试衣服时,母亲就说:“不试了,回去吧,都累了。”

  后来我才明白,母亲去商店不是为自己买衣服,而是为了给嫂子买衣服。她带着生病的身体去商店,竟是为了帮助嫂子买衣服。可是她却从来不说是为了儿媳妇,深怕嫂子过意不去,不想让嫂子背上感情债。

  母亲是一个只为别人着想,不为自己着想的人。有一次母亲来我家,我发现她走路有些吃力,特别是下楼梯,要扶着栏杆。我就问:“妈你怎么了,怎么腿不舒服吗?”她说:“没事,腿有点麻。”可走一会儿我还是看她不对劲,就问她:“妈你到底怎么了?”她说:“没什么,你别大惊小怪的!”我说:“不可能,你怎么会突然走路都吃力了呢?”

  这时母亲才说。原来半个多月前,母亲去邻院婶子家,帮助病中的婶子喂猪。往常婶子家的狗是拴着的,可是这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拴着,在母亲走近猪圈前的一瞬间,那只狗就扑了上来,咬住了母亲的大腿。婶子过来喝住了狗,问母亲怎么样,母亲说“没事儿”,帮助婶子喂完猪就回家了。

  到家一看,腿已经被狗咬了两个洞,出了许多血。母亲忍着疼痛去医院打了狂犬疫苗。后来伤口不知怎么就发炎了,吃了消炎药,已经十多天了,还没好。

  我问母亲:“婶子知道你被狗咬成这样吗?”母亲说:“不知道,当时就感到挺疼的,知道咬得挺重,怕你婶子知道着急,也没让她看,也没跟她说,就说没事儿,就急忙回家了。跟她说了也没什么用,你婶子该着急了。”

  我说:“妈你什么事净从别人角度考虑,净为别人着想了,你自己忍受痛苦别人也不知道。”母亲说:“这点事儿,我一个人承受就行了。让那么多人着急上火,也不能代替我的疼,没必要哇!”

  我说:“你怎么来时不说呢!”母亲说:“都快好了,怕说了让你们惦记着。”我说:“再去医院看看吧。”她说:“不用了,已经打了狂犬疫苗,吃了消炎药,快好了。你不用惦记,没事儿。”母亲一直坚持吃药消炎,过了半个多月才好。

  母亲为人真诚,亲和善良,广结善缘。她常说:“远亲不如近邻,况且咱们的邻居都是自家的叔侄,一辈子都住在一起,跟一家人没什么两样。”所以对于邻居,母亲总是不遗余力地给予帮助。邻里们都知道母亲做饭好吃,母亲也经常给东西两院年纪大的老人做了热乎的饭菜送去。改革开放后,我家盖了新房,房间里有了浴盆,母亲就经常让邻居家小孩到自己家来洗澡。热心的她,得到了所有街坊邻居的热爱和尊重。

  记得1982年,爸爸领导的企业成了全市的铸钢龙头企业,他也被评为省劳动模范,并得了奖金。他用奖金买了电视机,我们家就成为村里最早买电视机的人家之一。当时正赶上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热播。晚上,很多村里人来我家看电视,有时一来就是几十人,坐了满满一屋子。母亲总是沏茶倒水热情接待,把炕烧热,把茶沏上,给每人倒上水,小孩子哭了她给拿糖果。她尽心尽力地招待着大家,自己顾不上从头到尾看电视,电视播放完了,人家走了,她再问家人电视剧的情节。

  我们有时说:“妈妈你也坐那儿看电视,别总在下边忙乎了。”母亲说:“大家来了,咱就得热情招待人家,要不人家就不好意思来了。人家来是觉得咱们不错,也是看得起咱们,咱们得格外热情才对。你们年轻人愿意看,我年纪大了看不看都行。”来看电视的村人走了,母亲又要收拾半天屋子,可是她从来没烦过,而是从心里住外高兴。

  母亲经常说:“做好事是行善积德,不用让人看见,老天爷有眼,在天上看得清清楚楚。”她总把能为别人做点好事,看做是一种幸福。母亲的境界体现着佛家的思想,同时也体现出当代的雷锋精神,当然也体现出了母亲如兰的气质与品格。

  母亲去世后,我们仍然感受着母亲的善行无迹。有一次,我身染小恙做了个小手术。春节回老家时,有亲戚、邻居见到我说:你住院也没去看你,见到你了一定得表达点心意。我说:这哪行,你们家大事小情的我也没赶回来。他们说,你人没回来礼已经到了,都是你妈妈给捎来的,我们都记着呢!听了这话,我心里一阵惊讶,一阵感动,我从来没让母亲捎过礼钱,母亲也从来没说过她替我随过礼的事啊!如今母亲不在了,她究竟做了多少为女儿随礼的事,我也没办法知道了啊!

  清明节,我和家人来到母亲坟前,把兰花放在母亲坟前,挂满了母亲坟周围的松柏枝头。那兰花素洁高雅,如同素洁高雅的母亲。我想让母亲感受到兰的芳香,让兰的淡淡清香,给母亲带去温馨与慰藉!我也更想告诉母亲,您那如兰的品格,依然在家乡那片土地上,散发着淡淡幽香,更在您的子女儿孙中接续与传扬——“任是无人也自香”。

【今日朝阳网】任是无人也自香(上)(刘文艳)

  (原载2015年6月19日《光明日报》1《散文(海外版)》双月选刊2015年第5期)

小链接

  刘文艳,现任辽宁省政协常委、文化与文史资料委员会副主任。有百余篇小说、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文学评论在《人民日报》《香港大公报》《文艺报》《中国文化报》等报刊杂志发表。曾出版传记文学《尹湛纳希传》,填补了蒙古族现实主义文学鼻祖尹湛纳希生平传记的空白。曾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出版报告文学集《春风秋雨》,引起反响。近年出版的纪实散文集《爱的诉说》获得第五届冰心散文奖散文集奖、第八届辽宁文学奖辽河散文奖。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