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落花生”(王晓晖)

摘要:这是今生的我,端坐于屋宇之下,审视今生的你。我着红装,是这个民族最喜爱的颜色。我梳抓髻,是岁月给童子最合适的姿态。

又见“落花生”

文/王晓晖

  这是今生的我,端坐于屋宇之下,审视今生的你。我着红装,是这个民族最喜爱的颜色。我梳抓髻,是岁月给童子最合适的姿态。

  我注视你。把你捧在手里。麻皮外衣的粗糙、粉红内衣的细碎、赤裸种子的细腻,是在诉说你的记忆吗?

  麻屋子,红帐子,里面住个白胖子。稚嫩的童声从悠远的岁月里传来。今生我们这样相见,在那个古老的歌谣里。

  那么,你就给我讲一讲你的前世吧。也许有我的前世。也许没有。

  我的前世是一粒种子,曾经晒过一日秋阳,在漫长的冬季沉睡。刺骨的风从外面走过,皑皑的雪从外面走过。沉睡,像个孩子一样,对,像黑暗来袭时的你一样沉睡。

  春雨的簌簌声中,醒来,发芽。落入深深的泥土里,伸腰,踢腿。你说得对,我变成了一株绿色的植物,昂扬地呼吸。然后站在阳光的暴烈中,吮吸,开花。卧在暗夜的凛冽下,孕育,生长。

  我听过风的絮语,听过蝉的歌唱。我见过朝露夕阳,沐过天雨月光。聚拢了春夏的精华,我再度落在泥土里,长成了现在的模样。仍是种子的模样。不过不再是一粒,是许多粒。所以,我的前世,就是我的今生。而我的今生,是许多个前世。

  哦,你的今生只经历了这些吗?从泥土里成长,再得见天光,你就是现在的模样?

  不,还有很多经历,我才得以与你相见。这一次,我没有再晒过秋阳便去沉睡。我和万万千千颗花生一道,在炽热的炉中被烘烤。我不再是一粒种子,为了遇见你,烈焰烘烤出我最后一丝水分,我再没有轮回的机会。

  那么你为什么要来与我相见?我的前世呢?我是你前世的风吗?雨吗?泥土吗?抑或是天边曾回眸一次的云?哪一眼看见的绿色,是你?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的躯体在我的唇齿间研磨,战栗,香浓,滋养,我甘美晶莹的唾液,混合着的应该有你前世的记忆。但我实在记不起。

  我咀嚼着一颗花生的记忆,沉思,欣喜。我的今生还将有很多次相见,但不知道,还能否再次掠过你的记忆。但我一定会化为泥土,去亲吻曾经滋养你的大地。

小链接
  王晓晖,笔名完颜蕙蕙,满族,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职称。1976年1月生于朝阳建平, 1996年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供职于中国农业银行辽宁省分行,居辽宁沈阳。为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辽宁省传记文学学会会员,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自幼爱文,喜精致、幽默、有思想的文字,爱温暖、感性、有活力的生活。

  (本文原载于2018年7月11日好名声网<家国情怀><故乡情怀>栏目,转载时略有改动,原标题:《又见“落花生”》)

那些端坐在树上的巢(外三则)

[责任编辑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