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阳网】未曾落下的抚摸(魏红莲)

摘要:我妈妈曾经给我讲过这样一件事:多年前,在辽西丘陵地区的一个小村庄里,住着一个小女孩,她家的四周都是连绵不绝灰黄色的小山。人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会听到狼在山头上发出悠长苍凉的叫声,但好多年没有人见过狼了,据说狼们住在北边的大山里,只在夜间出来觅食。

未曾落下的抚摸

文/魏红莲 编辑/赵盼

  我妈妈曾经给我讲过这样一件事:

  多年前,在辽西丘陵地区的一个小村庄里,住着一个小女孩,她家的四周都是连绵不绝灰黄色的小山。人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会听到狼在山头上发出悠长苍凉的叫声,但好多年没有人见过狼了,据说狼们住在北边的大山里,只在夜间出来觅食。

  女孩七八岁时的一个秋日,因为一件什么事,要到小山东边的姥姥家去。出了家门刚上山坡,就看到近山顶处好像立着一块小石板,觉得奇怪,便加快脚步。走过半山腰时看清了,原来是一只狗,一只灰黄色皮毛的大狗,它面朝女孩走来的方向蹲立着,毛色和山色融为一体,女孩远远看到的“石板”,只是它前胸到肚皮上颜色稍浅的皮毛。此时它正专注地看着一步步走近眼前的小女孩。

  女孩在它面前站住并弯下腰来。她在想这是谁家的狗,怎么从来没见过?它不是村庄里整天跟在孩子们身边跑来跑去的那些熟识的狗,但它那浅蓝色的眼睛很好看很温柔,里边有女孩小小的影子。

  女孩忍不住伸出手来要摸摸它的头顶。

  女孩伸出手来的时候,它微微眯起眼睛,眼睛里有了渴望,两只竖起的耳朵顺从地抿向脑后,鼻翼急促地扇动着。可此时女孩却犹豫了:万一这狗“酸脸子”,咬我一口怎么办?于是手停在那里,没落下也没收回来,这样过了几秒也许十几秒,狗慢慢地站起身,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尾巴,沿着山头向北走去,女孩也向东走下山坡,去了姥姥家。

  事情过去不久,一天一家人在一起吃晚饭,女孩无意中说起了这件事,大人们惊愕地放下碗筷,详细地询问了那狗的样貌,不由大惊失色,说那是狼啊!你这孩子……哎呀!

  女孩却并不后怕,只心里隐隐觉得欠了狼什么。

  这个女孩就是我妈妈。

  后来,我也曾听姥姥说起这件事。她的结论是:你妈命大呀。

  我却在想,如果当时,妈妈真的把手放在狼的头顶,会发生什么?那将是怎样一个场景?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小链接

  魏红莲,初中文化,做过农民、煤矿工人。朝阳市作家协会会员,辽宁散文学会会员。爱好读书写作,出版长篇小说《醒心杖》。作品散见于《辽宁作家网》《辽西文学》等。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