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阳网】柳色青青芙蓉溪(瞿军)

摘要: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柳色青青芙蓉溪

文图/文化信使 瞿军(四川绵阳)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早春二月,家门外芙蓉溪两岸的河堤上,一夜春风,一场蒙蒙的春雨,一排排柳树柔软飘拂的枝条上,突然间冒出许多米粒大小的绿色小苞。晨行在柳堤上,圆圆的月亮还挂在柳树梢,吹面不寒杨柳风,令人神清气爽。

  唐诗宋词中,描写春柳的名家很多,名诗、佳句也很多。诗圣杜甫吟道:“漏泄春光有柳条”,静心默想,不由得佩服其独具慧眼。君不见,当“柳丝袅袅风缲出,草缕茸茸雨剪齐”;或 “一树春风千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时,能不令人感到春的气息么?难怪闺中怨妇偶尔抬头,“忽见陌头杨柳色”时,不由得“悔教夫婿觅封侯”。还有著名的边塞诗人王之涣的千古名句“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与柳有关的名人雅士中,不得不说到“采菊东篱下”的陶渊明,他曾在住家旁栽了五棵柳树,并自号“五柳先生”。当然,咏柳诗中,绝对少不了开篇所提到的咏柳高手贺知章,“不知细叶谁裁出”拟人,用白描手法,“二月春风似剪刀”比喻形象、贴切。

  我国历史上历朝历代,植柳盛行,有典可查是隋炀帝时,曾诏令庶民百姓广植柳树,每栽活一株,钦赐细绢一匹,并封柳树也随其姓杨,故才有杨柳之称。树木与皇室高攀为本家,可见世间无奇不有。

  杨柳入诗填词,不仅在于它本身是春天的信使,早春二月,乍暖还寒,最先复苏萌芽于万木之先,还在于它位卑性贱,易栽易活,随手一枝入土,即可成荫。无论在河岸水边,庭园宅旁,春风起处,其身姿婀娜轻柔,垂枝妩媚。有其身影处,便似一幅春天的图画,令人赏心悦目,沉郁一冬的心情也大好起来。尤其在水一方,无论南国,还是北疆,无处不见其充满诗情画意的存在。

  绵阳芙蓉溪、涪江和安昌江的三江河堤,绵延十余公里,随处可见绿柳成行,春来莺歌燕舞,柳色青青的早春景象。尤其是芙蓉溪两岸,从游仙镇数起,芙蓉溪流经仙人桥、芙蓉桥、东津桥和涪江三桥,汇入三江口的沿途两岸,基本上是直径三十公分以上、栽种多年的柳树,而因芙蓉而成溪的芙蓉花倒不多见,只是近年来才在芙蓉汉城一带植了一些芙蓉树,使芙蓉溪更加名副其实了。

  长堤,轻风,嫩柳,鸟啼,有声有色,宛若淡雅的青绿山水画。傍晚,市民游人如织,散步运动,春意盎然的柳堤,为美丽的城市增添了一抹绝佳亮色。

  (本文原载于温馨微语微信公众号,经作者本人授权编发,在编发时略有改动。)

小链接
  瞿军,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居四川绵阳。发表小说、散文及诗歌作品百余篇。著有散文集《心灵的旅行》、小说集《桥头堡》。

  [编辑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