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茉莉花(张凤伟)

摘要:万物初景,春天宛如一幅可人的画卷。而我,更喜欢接踵而至的夏季,不仅仅因为夏季的绚烂火热,更因为一株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茉莉花,虽然开在曾经,却一直清新,恬淡。

不见茉莉花

文/文化信使 张凤伟(辽宁朝阳)

  万物初景,春天宛如一幅可人的画卷。而我,更喜欢接踵而至的夏季,不仅仅因为夏季的绚烂火热,更因为一株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茉莉花,虽然开在曾经,却一直清新,恬淡。


图文无关,仅做配图使用

  茉莉花,初听这个名字,是在大舅家,大舅未从老家搬到辽阳之前,每每去大舅家,大舅总会沏上一壶茉莉花茶。开水倒入水壶,立即升腾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后来,再次听见茉莉花是在初中,知道了一首经典的歌曲《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香又白人人夸……”打那以后,茉莉花成为我心中的一个问号。茉莉花到底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大大的花朵,否则怎能发出如此好闻的味道?

  第一次见到茉莉花,着实让我惊讶了一把。根本不是我想象中大大的花朵,反而是碎小的花朵,洁白淡雅,又透出高贵却不张扬的气质。初闻芬芳,感觉世界都变得极其安静,接下来,便是不顾形象,深深地吸上一口气,想让那芳香飘到心里,融化在心里。顿时,全身都被好闻的气味包裹,那已经不是人对茉莉花的青睐,而是茉莉花给人的恩赐。

  第一次见到茉莉花,是在岳母家里。那时我和妻子还未结婚,初次到岳母家里,我便认识了茉莉花。静静地伫立在花盆里,满株的翠绿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白,很是让人欣喜。岳母说,别看茉莉花花朵很小,却香气十足,很远的地方都能闻得到。后来,岳母搬家到市里,还特意把那盆茉莉花也带到了市里。于是,在繁华的城市中,总有一个角落让我为一株茉莉花驻足。岳母身体不太好,却对茉莉花疼爱有加,她经常让岳父侍弄那些花。小耙子,小铲子,都是呵护茉莉花的重要工具。岳母便在一旁看着,对岳父“指手画脚”,而岳父更是乐此不疲。

  岳母爱花,更有爱心。在大平房镇,岳母一家和楼上楼下左邻右舍相处得非常好。谁家夫妻、母女闹矛盾,总有一方和岳母诉说,岳母总会良言相劝,让彼此和好如初;谁家孩子没人带,总会放在岳母家让她帮忙照看;谁家儿女不在家,老人行动不便,岳母总是让岳父在赶集当天去问问是否需要捎些东西。邻居们都说岳母人好,那是真的。搬家那天,邻居们舍不得,都哭了。岳母就像那淡淡的茉莉花香,深受邻里喜欢。其实,大平房镇离城里并不远,交通也方便。但搬家无疑是一场离别。人常说生活要有仪式感,我相信,街坊邻居实在不喜欢这种仪式感。岳母的人缘摆在那里,但送别的人的年龄都已不小。说见就见,虽不是十分困难,但也不太容易。有时,离别总是在偶然的因素里夹杂着必然的因素,儿女都进城了,为人父母的惦念儿女,将来帮儿女带带孩子,都将是他们后半生的操劳。

  生活中总会上演一些我们不愿看到的剧目。因为,生活中的剧目往往真实得不可逃离,残忍得无法回避。2021年5月16日,岳母脑梗复发住院,病情很严重。我在医院一边听着医生的陈述,一边签字,心里非常难过。更让人难过的是短短的三天后,岳母便去世了。哭泣解决不了问题,可是我还是不停地哭,直至岳母下葬。每当想起岳母,我总会泪湿眼角,不仅因为那是我岳母,是我喊之为“妈”的人,更因为那是一个善良的人。

  岳母去世后,岳父和我们一起生活。我们便很少回他们的小区。过了一段时间,那株茉莉花枯萎了。我遗憾,未能及时将那株茉莉花拿到我家,让它继续绽放。现在,每当回到那个熟悉的家,我总是能感觉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萦绕在那个并不算宽敞的屋子。

  岳母从镇上搬到城里是一场离别,岳母离开我们是一场离别,对岳母来说,茉莉花的枯萎又何尝不是一种离别。岳母刚强一辈子,看谁都不容易,总是以一颗善心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如今,岳母就像淡雅的茉莉花香,飘向了很远的地方。

  或许,那里也盛开着一株美丽的茉莉花。

小链接
  张凤伟,辽宁省朝阳市人,酷爱散文写作,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散见于《朝阳日报》《辽宁职工报》《辽西文学》等报刊。

[编辑 雅贤  编审 春语]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