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胜Ⅰ》041(金一南)

摘要:这一切,拉姆斯菲尔德难逃干系。他的地位与美国力量一起上升,也必然要随这一力量的衰落而跌落。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心 胜

文/金一南

第一章 将帅之风

  除了战争,别无所虑;除了胜利,别无所求。对这样的老兵来说,军事家、政治家、战略家、战术家,都不是桂冠。“枕戈待旦”才是真正的桂冠。

强势拉姆斯菲尔德:露多大脸,现多大眼(下)

  截至2006年底,美国在伊拉克已经花费3500亿美元军费、付出了24000名美军死伤的代价,不但未能消除恐怖主义、建立“民主样板”,反使一个具有重要地位的国家陷入了生灵涂炭、乱象环生的内战,爆炸、刺杀、枪战、炮战成了家常便饭。三年零八个月之前,美军第三机步师冲进巴格达,在电视摄像机镜头前拉倒萨达姆塑像的时候,谁能想象到伊拉克今天的乱局?2006年11月26日,美军在伊拉克作战的时间,已经超过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1348天的作战时间,战争费用在 2005 年就超过了朝鲜战争的开支,2007年超过越南战争5310亿美元的纪录。这不但成为美国进行的最昂贵战争之一,而且结束之日遥遥无期,已经成为一场难以脱身的战争。新加坡报纸发表了一篇颇有特色的评论:《越战伤了驴,伊战倒了象》。认为以驴为象征物的民主党在2006年11月美国中期选举中大胜,是因为以象为象征物的共和党陷入了伊拉克战争泥潭。由国会授权成立、民主和共和两党外交政策专家参与的“伊拉克研究小组”提出的报告说:“伊拉克局势非常严峻,而且还在恶化。暴力的规模和杀伤力越来越大,针对美国军队的袭击以及美军的伤亡情况继续以惊人的速度增加。伊拉克人民正在苦难中煎熬。”

  这一切,拉姆斯菲尔德难逃干系。他的地位与美国力量一起上升,也必然要随这一力量的衰落而跌落。尤其是在导致美国力量的过度损耗中,他难辞其咎。2006年11月8日,他从权力顶峰跌落了:被迫辞去国防部长职务。在白宫总统办公室发表辞职感言时,他说了一句连自己也十分陌生的话:“伊拉克战争是一场几乎没有人理解的战争,是一场人们倍感陌生的战争。”几年前、几个月前甚至几天前,自己那些信誓旦旦的话语,一瞬间似乎连自己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四天之后,《洛杉矶时报》一篇名为 《拉姆斯菲尔德自己造成的创伤》的评论,给了他一个美式的 “盖棺论定”: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曾有机会成为美国伟大的英雄之一。他在危急关头执掌国防部,具备很多令人钦佩的才能,这些都是成功的必备条件。然而,与历史上的悲剧英雄一样,他的缺点是傲慢和固执,这不仅导致了他的下台,还使他毕生的努力毁于一旦”;“拉姆斯菲尔德为这一失败付出了沉重代价。他不会以改革美军的国防部长而名留青史,充其量也就留下个差点输掉伊拉克战争的名声。更糟糕的是,他的顽固不化毁掉了地面部队。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军事设备损坏殆尽,士兵们也已精疲力竭。部队为了保证训练只得轮流使用坦克和悍马军车。美军遭遇着一场空前的危机。与拉姆斯菲尔德在2001年上台时所掌管的那支军队相比,他所留下来的这支军队的实力和战斗力已大大下降”。

  2006年12月15日,美国国防部举行告别仪式。尽管总统布什副总统切尼在发言中依然对拉姆斯菲尔德充满溢美之词,称赞他是美国历史上最了不起的国防部长,但新任国防部长盖兹回答参院咨询“美国是否正在打赢这场战争”时,张口就是一个异常沉重的字眼:“不!”

  拉姆斯菲尔德走了。虽然黯然神伤,但头上依然顶着左一个右一个“最”:最年轻的、最年长的、最有权势的、最富攻击精神的、任职次数最多的……美联社记者伯恩斯说,仅仅只差了10天时间,拉姆斯菲尔德就能创造另一个“最”:打破越战时期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创造的任职时间最长的纪录。

  也许拉姆斯菲尔德最不想打破的就是这个纪录。越南战争迄今为止依然是美国的噩梦。麦克纳马拉活一天就要检讨一天。他决不想重蹈覆辙。正式辞职之前,拉姆斯菲尔德完成了一份机密备忘录,建议布什对伊拉克政策进行重大调整,其中甚至规划了“上策”为何、“下策”为何等等,细致且周全。但这份备忘录的真正目的已经不是建言献策了,而是暗中埋下的那句伏笔:不管做出任何决定,都要表明这些决定是“实验性”的,“这样我们就能随时在必要的时候对策略进行调整,而不必承担失败的责任”。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拉姆斯菲尔德才想起来不能做麦克纳马拉。他终于意识到了面临的灾祸和解决伊拉克问题的艰难。他想抽身便走,身后尽量少留痕迹。

  但为时已晚。中国有句老话,叫作 “露多大脸,现多大眼”。现在不要说全世界了,即使在美国,如果要为伊拉克战争选出一位标志性人物,美国媒体也承认:大多数人会选执着的和顽固的拉姆斯菲尔德。

  “暴风雪结束了”,这是拉姆斯菲尔德离去之前,给五角大楼同仁留的最后一封电子邮件。他平素喜欢引用英国首相丘吉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一句名言:“胜利不是最后的结局,失败也不是最后的宿命,重要的是勇气。”

  他对丘吉尔的话信以为真了,以为凭借他的个人勇气和美国国力,就能够达到一切、克服一切。当他终于明白美国力量的有限性之时,他的勇气也竟然像冰雪那样开始悄悄融化了。

  应该责怪丘吉尔吗?既然胜利不是最后的结局,那么失败必然是最后的宿命。

  现在坐在家里的拉姆斯菲尔德,未来只有在回忆录中解脱这一切、辩白这一切了。他拥有如此众多的“最”,回忆录肯定畅销。有人以成功影响一个国家,也有人以失败影响一个国家。拉姆斯菲尔德无疑属于后者。不管他本人愿意不愿意,时间和历史会做出这样的记忆。

  多少年以后、多少代以后的美国人会不会说:21 世纪初,我们有个最狂妄的人,叫拉姆斯菲尔德?

  他的最后一个“最”。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张婧 雅贤]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