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无痕迹,师恩永铭记(张广艳)

摘要:记得30年前,我的中学生活已开始一周了。一天午后,夏日的阳光斜斜地照进教室,似乎一切都是那么懒洋洋的,但是空气中流淌的却是放松的惬意。

教师节特稿

岁月无痕迹,师恩永铭记

文/文化信使 张广艳(辽宁朝阳)

  记得30年前,我的中学生活已开始一周了。一天午后,夏日的阳光斜斜地照进教室,似乎一切都是那么懒洋洋的,但是空气中流淌的却是放松的惬意。我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咀嚼着倒数第二的味道。在小学,明明每次我都考第一的呀!语文老师开始提问了,她看似漫不经心地提问,实则很用心地观察着我们,1号,不会;7号,没答上;27号,答错了;47号,我机灵一下,对,这就是我第47号,全班一共48人。

  我站了起来,简单利落地回答了老师的问题。这是我进入中学以后第一次被提问到。她看了看我说:“你叫什么名字?”我大声说出我的名字。她冲我笑了笑,点点头,示意我答对了。从此,她再也没有喊过我的学号,而师喊我的名字。慢慢的,我深深地爱上了语文,也爱上了她。她让我明白,即使是最后一名学生也应该被尊重。尊重,能唤起孩子内心最原始的动力,让每一个孩子都感觉到他们的重要性,这可能是教书育人的另一种真谛!

  我清晰地记得,她为了鼓励我,对我课余的作文进行了精心批改,还给我写了一封信。信里对我说:“你是一块有待于雕琢的玉。” 只是这么多年没有什么大的成就,愧对于老师的期待。要知道,当时我并没有找到她的回信,心中的那份失落和沮丧无以言表,后来大约是八月节前后,不经意间翻到了她的信,原来夹在了大作文本封皮和第一页之间,那薄薄的纸片呀,竟然填满了我整颗心灵!我喜极而泣,窜到院子里,一下子爬上了院子里的那棵大榆树。看着满月,开心极了。用妈妈的话讲:“这孩子乐蹦高了!”原来为人师者的一句话,一个小小的举动对孩子竟有如此之深的影响。我变得越来越喜欢文学,下课以后和好友平静去她的办公室,看她给我们提供的各类杂志、书籍。我对文学的热爱之火就这样一点点被点燃了,后来我明白了,她其实是在秉承着一种教学于“无形”的理念,同时也在践行着“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的古训。

  在我重新拿回班级第一的位置时,她对我说:“其实我查过了,你入中学时分数少加了100分,但我没想告诉你。因为金子总会发光,就算被埋没,那也是暂时的,相信自己,提升自己。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自怨自艾,要做的只是努力把自己修炼成一颗更纯的金子!”

  几句话说得青春期的我热血沸腾。时光流逝,我愈来愈懂:教书,必须先育人,因为只有被唤醒了内驱力的孩子,才会自主地去追求卓越,心通了,路才会通。

  还有一次,参加劳动课,有一个孩子没带工具,她似乎有点生气,问其理由,那孩子说:“老师,我家里没有铁锹。”她问为什么不去借一把?孩子低下了头,含着眼泪说:“我借了,但是没借到。”她没有再训斥,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亦懂得了,老师是在教我们,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学会换位思考,能让我们更加懂得人生的不易!

  谢谢您,亲爱的老师,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我要努力成为像您一样的好老师,您的很多教育理念已深植我心。当很多学生对我说,他们长大后也要像我一样做老师时,我总会想起您——克宏姐姐。

  值此教师节来临之际,我想说一声:“亲爱的王老师,节日快乐!”

小链接
  张广艳,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1994年毕业于辽宁朝阳二师,任初中英语教师,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

[编辑 雅贤]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