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阳网】亲属琐谈(王中原)

摘要:去年的一个好日子,我姑的姑的姑的姑娘的姑娘的姑娘举行婚礼,邀我赴宴。

亲属琐谈

文图/文化信使 王中原(辽宁朝阳)

  去年的一个好日子,我姑的姑的姑的姑娘的姑娘的姑娘举行婚礼,邀我赴宴。

  儿子问我谁的婚礼,我说:你姑的姑的姑的姑的姑娘的姑娘的姑娘的婚礼。

  孙子问我谁的婚礼,我说:你姑的姑的姑的姑的姑的姑娘的姑娘的姑娘的婚礼。

  说完,他们一脸茫然,我只好画一张示意图。

  作为读者,你也许同样如堕五里雾中。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祖父的母亲,我叫老太太;

  我祖父的姑母,我叫姑太太;

  我祖父的姨母,我叫姨太太;

  我祖父的舅母,我叫舅太太——

  但不知道我祖父有无舅父舅母。

  这些称谓都是成龙配套的,不是我臆造的。奶奶的姊妹叫姨奶奶,老太太的姊妹当然就是姨太太了。流行的辞书怎么定义,我当然知道。

  我见过我的姑太太和姨太太,我没见过我老太太,她逝于巴林左旗,1960年代她的遗骨回归故土。

  我老太太有三个女儿,当然都是我的亲姑奶。大姑奶家姓于,二姑奶家姓陈,三姑奶家姓臧。

  我姨太太有七个女儿,分别嫁入郭家、王家、徐家、陈家、韩家、颜家、杨家,我只见过几位。

  我姑太太有几个女儿我不了解,我只认识公皋老韩家的表姑奶,也就是我姑的姑的姑的姑娘。我表姑奶的姑娘是我表姑,我表姑的姑娘就是这次婚礼的主角。别看年龄不大,却是我儿子的表姑、我孙子的表姑奶。

  最近,老陈家我二姑奶的四姑爷仙逝,享年八十有五,近乎无疾而终,也是修来的福。前文提到的我的老亲的诸多后人前往慰唁。聚在一起,大多相熟,却有半数人理不清彼此关系。可见,中国的亲属关系及称谓还真是一门学问。不像西方那样以一当十。

  以上说的是我的父系亲属,再来说说我的母系亲属。

  我母亲的姑,我叫姑姥姥。我大姑姥姥有六个女儿,都是我的表姨。分别嫁入于家、陈家、赵家、于家、郭家、任家,六位表姨家我都去过。

  我母亲的姨,我叫姨姥姥。我姥姥姊妹四人,所以我有三位姨姥姥。我姨姥姥的儿女是我的表舅表姨,半数以上都有来往。

  我没听说我母亲有舅父舅母,如果有,我得叫舅姥爷舅姥姥。

  至于怎样称呼父母的兄弟姊妹,大家都知道,就不说了。

  我娶妻之后,妻之亲属即我之亲属。妻子一称内人,所以妻之亲属叫内亲。妻称兄呼姐,我便称兄呼姐,而不计较其兄姐是否年长于我。

  儿女结婚后,我又有了亲家及连带而来的亲属。

  本文涉及的称呼只是本地习惯叫法,究竟在多大范围适用,不得而知。有些称谓可能成了语言化石。

  水有源头树有根,我的血脉里有着先辈的基因。谁敢说我的姑太太与我不相干?沿波讨源,她的子孙与我有着共同的根!多少老亲已经作古,但依然活在我的记忆里。这也是我以自己做样本而不置身事外单纯写亲属关系的原因。我的祖上及亲属都是草根阶层,都是历朝历代纳税者,我写他们绝不是为了证明血统高贵或攀龙附凤,况且也无龙凤可攀。

  因为写惯了绕口令,所以本文开头故意把简单的关系绕着说。歉甚歉甚!

  2019-03-30  06:21

母语芬芳——王中原作品集锦

小链接
  王中原,汉族,1947年生。函授中文专科学历,中学高级教师(已退休)。系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咬文嚼字》杂志特约审校。曾为《语文学习》《演讲与口才》等期刊业余审校数十年。近年撰写绕口令300余则。个人原创绕口令专集《绕口令教你巧舌如簧》(赵立涛点评),被列入“新编播音员主持人训练手册”丛书,由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编辑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