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王晓晖)

摘要:博物馆,是一地的精华。湖北省博物馆,精华在凤舞九天。岁在戊戌十月,游庠三日,择一日午时,满怀希冀,匆匆而来。时不我待,匆匆一瞥,惜哉!满目琳琅,窥班思豹。

凤舞九天

——湖北省博物馆记略

文化信使/王晓晖  编辑/立军

  博物馆,是一地的精华。湖北省博物馆,精华在凤舞九天。岁在戊戌十月,游庠三日,择一日午时,满怀希冀,匆匆而来。时不我待,匆匆一瞥,惜哉!满目琳琅,窥班思豹。

  “钺王鸠浅,自乍用鐱”。

  穿越两千五百年的时光,与一柄剑就这样对望。

  我不语,你自沉默。沉默,泛起凛凛寒光。

  无缘触摸你的温度,你自熊熊烈火中熔化的温度,你自泠泠清泉里淬炼的温度,你自千锤万击下锻打的温度。

  无缘触摸你的温度,你被那位君王佩于身侧的温度,你被爱你之人握于掌中的温度,你被深埋椁中千年沉睡的温度,你被奉于此柜中寂寂独寒的温度。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你在国之大事中穿行,剑鸣龙吟,王朝更迭,风起云涌,杀气蒸腾。

  那位卧薪尝胆的君王,将你高高举起、踏破吴宫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人,其实就是一把剑,剑起处,杀伐决断,烈焰兵燹,再由不得自己。

  人,其实还不如一把剑,一抔黄土葬王侯,落英般的华美化为枯骨,眸子再闪耀不出摄人的寒光,一双握紧长铗叱咤风云的手,也再不能拂去历史的硝烟尘土,笑吟吟走上前来,与今世的凡夫俗子就这样对望,一直望向将来未来处。

  众生如蚁,来来去去。你在这里,安然,怀想。在大风雨的夜,也许会猛然醒来,轻吟一句,“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虽离兮心不惩”?

  高屋华堂,漆梁蟠座,浑厚、清越的钟声响起,九鼎八簋琳琅于前。

  这是寻常宴筵,这是钟鸣鼎食。

  宫、商、角、徵、羽。土、金、木、火、水。

  “凡听徵,如负猪豕觉而骇。凡听羽,如鸣马在野。凡听宫,如牛鸣窌中。凡听商,如离群羊。凡听角,如雉登木以鸣,音疾以清”(《管子·地员》第五十八)。那个齐国的大夫闻之则喜。

  可著《道德经》的老先生谆谆教导:“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

  然,你我皆凡人,有谁能拒五色、弃五音、舍五味?

  青铜铸为柱,漆木画为梁。虬曲繁复的青铜蟠虺纹,挺秀佩剑的青铜束腰人。青铜,还是青铜。钟六十四,合瓦双音。镈钟永享,楚王熊章。

  钟鸣响起。如春之欣欣向荣,如夏之草木殷殷,如秋之落叶萧萧,如冬之舞袖回雪。

  这是曾侯的佐餐上品,水陆欢宴。他爱极,便带入黄土,带入他的极乐世界。

  编钟,编磬,琴瑟,笙箫。一一看去,真令人目眩神迷,叹为观止。

  那个“礼崩乐坏”的年代,那个“无食我黍”的年代,乐器竟是如此的华美多彩,音乐竟是如此的让人着迷。

  你看,那个远道而来的男子,眼神也是如此虔诚。他在膜拜这远古的王侯,还是在膜拜这华美的乐章?

  只是,他是否也会看到、是否会疼惜,那二十三个正值青春年华、却殉葬了的乐工姑娘?

  “鼓之以雷霆”(《易·系辞》)。

  《山海经·大荒东经》说,东海深处有一座流波山,山上有一种像牛的兽名夔,黄帝用它的皮蒙成鼓,用雷兽的腿骨敲击,声闻百里,以威天下。

  击鼓,作乐,起舞。

  鼓之,声若惊雷。舞之,翩若惊鸿。

  这是古老而又年轻的乐声。

  两千多年前的楚人,以鼓声向上天表达喜乐、传递虔诚、擂击生活。

  楚国的王公贵族都爱这种鼓,虎座凤架,一对对虎、一对对凤,举起一面又一面鼓。

  这一面,悬于双凤冠之上,悠悠两千年,凝固了虎啸,凝固了凤鸣,凝固了楚地风,凝固了云梦雨。

  中原云从龙,楚地霞拥凤。

  浩渺渺云梦大泽,沙鸥翔集,锦鳞游泳。郁葱葱榛莽高山,猛虎临渊,嘨起幽涧。

  对镜严妆罢,一位英姿飒爽的乐工姑娘袅袅上前,纤手扬起,雏凤昂首屏息,鼓槌落处,惊雷落于画堂,飘风急雨,飒飒而来。

  鼓声昂扬,七彩的凤凰振翅飞起。

  一双稚拙可爱的小老虎,活泼泼跃上凤背,奋力托住咚咚的鼓声。

  谁说九头鸟喜欢窝里斗?这双凤四虎,分明是合作共赢,一起擂响这生命的强音。

  我伸出双手,掬一捧风雨饮下,洗落两千年烟尘走马。

  这是一套尊盘。尊置于盘,盘捧出尊。夏则盘中置冰,尊中冰酒沁凉。冬则盘中盛汤,尊中温酒幽香。这尊酒,有八十四条龙、八十条蟠螭护持。

  这是一件大尊缶。涡纹、重环纹、蟠螭纹、綯纹、雷纹、蕉叶纹、带纹、蟠蛇纹那一年重见天日,内里仍有两千多年前酒液的芬芳。

  这是一对青铜冰鉴。八条虬龙为耳,四只巨兽托足,蟠虺纹密布于身。

  这是一个云纹金盏。直口,方唇,浅腹,平底。一件金漏匙,方柄圆身,安睡于盏中。

  镬鼎两件、升鼎九件、饲鼎九件、簋八件、簠四件、大尊缶一对、联座壶一对、冰鉴一对、尊盘一套、盥缶四件。这是青铜器皿的集会。

  浑铸、分铸、锡焊、铜焊、镶嵌、铆接、熔模。这是青铜器铸造工艺的集会。这是大国工匠的图腾。模仿已难于上青天,遑论超越。

  还有漆木的酒器,真个是“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

  这纷繁的器物,都是何人所造?那美丽的花纹,又是何人所描?铸造器物的炉火,在多少个月圆月缺中燃烧?

  这是何等的国力,还是损一国而肥一人?找不到随国的记载,只能隔着两千年的迷雾,望物而兴叹。这器物,又是如此清晰。清晰得,就像注视自己的指纹。

  叹,叹兴亡。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叹,叹治乱。

  治,苟活于世。乱,命如蝼蚁。

  于楚地的风中,倾听,它柔柔地舔舐着我的乱发。

  驻足,回望,怀想。这风,已吹了千年、万年、亿年。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小链接
  王晓晖,笔名完颜蕙蕙,满族,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职称。1976年1月生于朝阳建平,1996年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供职于中国农业银行辽宁省分行,居辽宁沈阳。为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辽宁省传记文学学会会员,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自幼爱文,喜精致、幽默、有思想的文字,爱温暖、感性、有活力的生活。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