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诗意人生(贾忠武)

摘要:面朝大海,叫人心胸宽阔,胸襟博大;春暖花开,叫人心生幸福温暖,也叫人想起写诗的海子。海子是怀着无限美好的向往与遗憾离开世界的,也叫我们想起追求幸福的活着的人。活着的人,应该有大海一样的胸怀,有一种春暖花开的幸福观、平民观,心生淡定,甘于寂寞。这才是诗意人生。

《春暖花开》诗意人生

——读邸玉超散文《春暖花开》

文化信使/贾忠武 编辑/明月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面朝大海,叫人心胸宽阔,胸襟博大;春暖花开,叫人心生幸福温暖,也叫人想起写诗的海子。海子是怀着无限美好的向往与遗憾离开世界的,也叫我们想起追求幸福的活着的人。活着的人,应该有大海一样的胸怀,有一种春暖花开的幸福观、平民观,心生淡定,甘于寂寞。这才是诗意人生。

  《春暖花开》是作家邸玉超的优秀散文。这篇散文,最初发表于2012年《辽宁日报》,2012年入选辽宁省朝阳市中考语文试卷阅读题;2016年收入人教版义务教育初中语文辅导用书七年级(上)《同步轻松语文练习》,2018年6月再次出版。据了解,全省大多数中学都采用此同步练习册,也是七年级语文唯一的配合教科书使用的练习册。这篇散文,选自邸玉超获得第九届辽宁文学奖的散文集《时光的色泽》,也是邸玉超先生的人格写照。

  邸玉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朝阳市作家协会主席,《辽西文学》主编,散文集《此刻》《经年》深受好评。《经年》再版,更名《时光的色泽》。邸玉超先生,是一位不张扬甘于寂寞诗意行走的文学朝圣者,《大凌河传》是最好的诠释。

  2012年开始与邸玉超先生交往,逐渐密切。谈及《此刻》《经年》,先生笑曰,读经典读国学,积累一点读书笔记。邸玉超为人谦逊无比,热情质朴,好学上进,治学严谨,目光敏锐,思想深邃。谦逊热情如女人,良知责任似侠客。极其淡泊名利财富,甘于寂寞。似陶翁,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

  《春暖花开》这篇散文,该是邸玉超先生读唐代诗人史青《应诏赋得除夜》诗而做的读书笔记,也可以称之为文化散文。叫你感觉到文字是有温度的,有生命的,犹如故人一般,有亲近感。“对于走过北方漫长冬季的人来说,感受这样的词,一定是特别温暖而欢欣,如同与久别的亲人拥抱那一时刻的美好。”邸玉超先生,就像老舍先生笔下的《济南的冬天》,极其慈善的。这方面,古人更是技高一筹,别有情致。“古代文人的心思细腻如陶泥,可以任意拿捏无以名状的事物,因此对春天的感受更是细致入微。”你看,细腻如陶泥,单就这比喻,极其鲜活别致,任你是怎样都想象不到的。这是一种艺术,也是一种修养。心思如陶泥,生命如陶泥,文字亦如陶泥。这样的文字,一定会烧制成极其高贵的“青花瓷”。也许“词”与“瓷”真的同源呢,都来自泥土。邸玉超先生的文字,不仅如陶泥,还如酒,如粮食,如建筑,“岳阳楼”一般的建筑。还有药效,食之可以治愚,可以疗愁怒怨嗔,如荼蘼。最好佐以壶酒。亦如花,如史青的诗句“风光人不觉,已著后园梅”一般蓓蕾初绽。

  “古人比我们生活简单,时间充裕,性子就慢。想事情就更慢,做事情就更执着。”也可以说,心地纯洁,耐得住性子,耐得住寂寞。我们也要慢下来,尤其在名利面前;在责任与担当面前就慢不得了。邸玉超先生有一种平民观,他期望孟浩然的《春晓》诗句里开的花是杏花梨花,绝不是史青诗里的富贵的梅花。因为在作家心里,“枝枝叶叶总关情,皆是民间疾苦声”。孟浩然的诗里风雨人生,落花人生,就淡淡的悲凉了。在作家眼里,花开花落都该是平民化,都该是大众化的。所以对于杏花先开后出叶芽,生出些鄙弃,觉得杏花抢了风头,有些争名夺利,孤标傲世,生出了不和谐。很羡慕桃花,绿叶映衬,很是美丽,生出一些谦逊和谐之感来。虽有些主观,倒也生出一些淡泊名利的意念来。这就是普世性的悲悯情怀,有着生命的根芽的文字。

  作家在现实生活里也是这样的,譬如到骆驼山庄看梨花,到某处看杏花,绝对低调,不张扬,甘于寂寞,自我绽放。即使是徒步探源大凌河,行程千余里,也是与妻子王云女士默默地步行,完成灵魂的超越。真的如古诗所云,“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这种灵魂的高度,就像辽宁古果静默的,在无人问津里绽放;就像红山女人的永恒的微笑,就像中华龙鸟浴火重生而归于寂寞。

  《春暖花开》,在明媚而宁静的生活里,为追求美好珍视幸福的人们绽放出绚烂的人性之花,默默地芬芳着一个有良知的世界。

(本文图片均由欧阳芳拍摄)

小链接
  贾忠武,辽宁省朝阳县波罗赤镇初级中学教师,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有作品发表于《中国散文诗》等,有作品收录于李镇西教育思想研究。

  [责任编辑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