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与众不同的练武达人(段洪恩)

摘要:王家相,1950年生人,多年来练武不辍,而且十八般武艺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拐、流星锤几乎都练过,不论是长兵器、短兵器、软兵器、硬兵器,在他的手里都能使用自如。曾经数十次在国际、国内武术比赛中获奖,在辽宁省朝阳市武术界有很响的名气。

一位与众不同的练武达人

文化信使/段洪恩 编辑/赵盼

  王家相,1950年生人,多年来练武不辍,而且十八般武艺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拐、流星锤几乎都练过,不论是长兵器、短兵器、软兵器、硬兵器,在他的手里都能使用自如。曾经数十次在国际、国内武术比赛中获奖,在辽宁省朝阳市武术界有很响的名气。

  据王家相自己讲,他幼年的时候家住市中心城隍庙旁边(如今的朝阳县幼儿园附近),因为身体瘦小,三岁的时候,体重和个头都不如同龄孩子,父母怀疑他有先天性毛病,就找城隍庙里的道士石钻给看看,孩子有什么问题。石钻仔细看后,说:“没有什么大毛病,这孩子是个练武的料,练武吧,以后慢慢就好了。”于是,父母就让年仅三岁的王家相拜石钻为师,开始习练武术。从此,王家相就跟着师父每天练下腰、踢腿、站桩等最基础的基本功。三年以后,虽然身体外形没有怎么见长,但是体格却是强壮了许多,基本功已经练得有模有样,并且死心塌地地喜欢上了这一行,开始向师父逐渐学会了二龙拳、七步拳、金刚锤、十二路弹腿等套路。可惜的是,1957年,师父石钻病故,对刚刚走进武术门口正待循序渐进提高自己的王家相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父母见状,就多方打听,找到了当时在朝阳很有名气的钱哝哝(艺名),让王家相成为了钱哝哝的关门弟子,后来又找到了以前石钻的徒弟李贵丹,此人排辈分应该是王家相的大师哥,王家相就开始跟大师哥学艺。由于教得尽心学得认真,几年过来,王家相读书成绩平平,武艺却大有长进,在朝阳武术界也开始渐有名气。但是他并没有满足,而是把眼光放得更远,开始涉足师门以外的东西,依次向朝阳当时的武术名家满德臣和刘殿龙学习春秋大刀和内功心法,深得师父真传。成年后,王家相在家境很不宽裕的情况下,每年都外出几次,去全国各地遍访名家,虚心学习,认真领会,如海绵吸水一样,把各种武术精华在自己的体会中不断融合,以此提高自己的武术水平。

  “文革”期间,习练武术是不被提倡的,尤其是王家相的父亲还是一个特殊的“四类分子”(因他当过一段国民党兵)。为了追逐武术梦想,王家相只能小心翼翼、偷偷摸摸地练习,一天也没有中断。功夫不负有心人,多年的苦练,让王家相在朝阳的武术界也有了一定的地位。于是,就有人来找王家相学艺了,王家相也愿意把自己多年来学到的东西传授给和自己有相同志向的人。但是他有一个原则,就是收徒不收钱。他说:“我的师父收我的时候没有要过钱,我收徒弟也不能要钱。”就这样,在文革后期,王家相的家就成了一个不挂牌子的武馆,他本不宽绰的家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练武场,每天都有一伙人来他家学习基本功,练习刀枪剑戟。好在他有一个与他志同道合的老伴,不但对家里乱哄哄的环境不烦,而且还全力支持他,并支持两个儿子也和王家相学习武术。这样宽松的条件,让王家相习武和授徒更加专心致志,也受到了很好的教学相长效果。他觉得自己的功夫还是有欠缺,从2004年开始,连续多年去参加省里武术协会举办的培训班学习,听那些国家级的教授们讲授更深的武术原理,看更高层次的武术表演,不断完善和提高自己。一次,电视剧《西游记》里孙悟空的扮演者章金莱到朝阳,王家相参加了接待,见面一握手,章金莱就说,你是个练家子。可见,王家相的功夫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

  1989年辽宁省传统武术交流表演赛,王家相率弟子参赛,王家相个人获得二郎拳第二名的好名次,其弟子也有数人获得了较好名次。紧接着便一发不可收,带徒弟代表朝阳市参加国家和省的各类比赛交流活动,为市内的各类活动演出,经常出现在荧屏和舞台上。全国武术精英邀请赛、国际武术交流大赛等都邀请王家相参加,王家相也不负众望,在每次大赛上自己和徒弟都获奖。他本人在2004年中国烟台首届国际武术节上,获武术传统器械和传统拳两个一等奖;2006年在大庆文武学校杯全国传统武术交流大赛上,获四类拳和棍术两个一等奖;2010年在国际武术联盟旅游文化节上,获绝迹表演、神鞭、武术绝技、行者棍四个一等奖;2014年在悦胜杯全国武术精英邀请赛上,获三个一等奖;2015年在辽宁首届国际武术比赛中,获男子M组传统器械、传统拳术、传统器械、其他拳术四个一等奖;在2016第二届中国沈阳国际传统武术锦标赛上,获得了男子K组传统器械(长)一等奖,传统器械(软)二等奖,其他传统拳术一等奖,象形拳一等奖四个奖项,还获得了优秀教练员称号。他的男徒弟张文祥在1987年获全运会国际式摔跤52公斤级金牌,女徒弟王芳在2012年辽宁省一次武术比赛中,获双鞭打蜡烛一等奖,至今仍保持记录。王家相也有一个缺点,每次获奖,回来后把奖牌或者证书随便一扔,对这些根本就不怎么在乎,有人问他曾经在什么地方获过什么奖,他就说得含含糊糊了。以上的记录是凭零零碎碎的资料整理出来的,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他只记得在一次比赛上,他一个人就拿了九个奖,徒弟十多个奖,还有参加2017香港回归20周年大庆,拿回来三块奖牌。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现在只在乎运气练功,对那些身外之物已经不在乎了。”有人说,他参加比赛的场景,曾经被中央电视台三频道和五频道播出过,也在辽宁电视台播出过。但是有人问他的时候,他却说:“可能有吧,我记不清了。”有麝自来香,有着武术之乡美名的河南的一位年轻人,在电视上看了王家相的表演之后,竟然大老远跑到朝阳来找王家相学拳,更有香港的一位叫谢颜虎的和一位叫杨业昭的,也风尘仆仆来到朝阳拜王家相为师,现在谢颜虎已经在香港开了一家武馆,杨业昭已经成为了一家武术协会的负责人。

  尽管是这样,王家相却没有忘记自己的社会责任。2018年已经68岁的他,在仍然每天坚持练功8—12小时的情况下,还每天轮流去好几个幼儿园授课,教幼儿们一些武术下腰、踢腿等基本功。早晚到北塔广场和徒弟们一起切磋技艺,附近晨练晚练的人们,经常会看到,在广场的一角,有个剃着光头的老人,穿着练功服,一会儿不苟言笑地指导徒弟练功,一会儿自己在那里练空翻、练用三个手指支撑起全身、练类似于舞台上孙悟空表演的棍术,动作利落潇洒,见者无不送过去惊讶和羡慕的目光。

  尽管闲余时间很少,王家相还是积极参加市内的一些慈善活动,自己也力所能及地出点钱,也动员有条件的徒弟们出点钱,为敬老院买点米、面、油以及服装之类的日用品,奉献一份爱心。他还在2016年自己组织了一个“朝阳市老年武术爱心志愿团”,利用他朝阳市老年武术协会主席和龙城区老年武术协会主席的身份,组织活动,为社会尽一份绵薄之力。2016年11月26日,王家相还代表他的志愿团到北京参加了由全国雷锋文化联盟主办的“践行雷锋精神,推进志愿行动”全国雷锋文化志愿者联盟志愿者服务团授旗仪式。在总部的统一指导下开展各类学雷锋活动。另外,自己和老伴还经常到一个叫“雨花斋”的慈善机构去做义工,有时也自费买菜、买米、买面带过去。其实,王家相的家庭并不富裕,从1998年下岗以后,才有一些徒弟每月给他一点生活费,以后随着商品化观念被人们逐渐认识,朋友徒弟也劝他收点费,但收到的费用也就是只能到维持生活为止。2010年后有了退休工资,他在收徒的时候就又开始少收费或者不收费了。他认为弘扬武术精神全民强身健体,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如果把收徒当成一种挣钱的方式,就违背了师父的意愿。徒弟里有一个叫李泽妍的女孩子,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王家相不但不收费,而且还为她买练功服、器械和零食,让这个孩子在外出表演的时候,能和别的孩子一样有自信。有时候参加一些大型活动,活动组织方给的一点经费根本就不够用,王家相就自己出钱或者是靠家境富裕的协会成员以及徒弟赞助才能完成,但王家相从不向组织方提出过什么要求,他觉得,弘扬中华武术,让学员们有一个展示才华的舞台,那才是最重要的。

  到2018年,王家相的徒弟已经达到了数百人,有军官、有警察,也有当保安的,还有好几个自己开了武馆,更多的是陆续考入了大学,毕业后走上了不同的工作岗位,也算是桃李满朝阳了。但王家相并不满足,一个是他觉得应该有徒弟超过自己,青出于蓝而不胜于蓝,那武术还怎么传承、怎么发展、怎么在世界独树一帜?另一个就是他觉得现在的孩子太娇气了,身上沾一点土也不行,碰破一点皮也不行。练武就是要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不磕磕碰碰怎么能练成真功夫?练几个花架子给人看,那不是自己糊弄自己吗,有什么意义?特别是看到有些家长因为怕孩子吃苦,半路就不让孩子学了,王家相很痛心,这么点苦都不让孩子吃,以后如何成为国家需要的人才?

  (本文图片均由段洪恩提供)

  (本文原载于《朝阳历史文化研究》2018年第1期,发表时有改动。)

小链接
  段洪恩,1954年生人。辽宁省朝阳县机关退休干部,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自幼爱好文学创作,但进步缓慢,多年来偶有曲艺作品、小小说、民间故事、电视剧(部分)散见于中国闪小说及省、市报刊及电视媒体。自2017年初任《朝阳历史文化研究》副主编。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