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的泥月饼(沈兰香)

摘要:风携带着成熟的味道扑面而来,天蓝得可以放纵眼眸。路边的小菊禁不住阳光的诱惑,绽放一路芬芳。偶尔几片黄叶搭乘奔驰的车流去远方,城市的天空装不下入秋膨胀的畅想。乡村,故园总把年复一年飘泊的思念收藏。

中秋节的泥月饼

文化信使/沈兰香 编辑/明月

  风携带着成熟的味道扑面而来,天蓝得可以放纵眼眸。路边的小菊禁不住阳光的诱惑,绽放一路芬芳。偶尔几片黄叶搭乘奔驰的车流去远方,城市的天空装不下入秋膨胀的畅想。乡村,故园总把年复一年飘泊的思念收藏。

  寂寞的老屋,斑驳了岁月。亲人的笑语犹在耳旁。后院的土坎,苍老了容颜。

  后山墙上扣着的泥月饼一直还烙在心上。

  月饼是童年奢侈的渴望。“发展经济,保障供给”写在供销社墙上。二哥壮着胆,攥着钱走到柜台前,我蹑手蹑脚地跟着他身后。高过头的柜台,我只听见对话,“谁家的”“几口人”“八口”这声音怯怯的。二哥多报了半口人,多买了半块月饼。爷爷应该算我家半口人,叔叔家半口。诚实善良的父亲就这一件事,教儿子撒了谎。布袋里装着两包月饼,油洇透了纸,香味窜进了鼻子。掰着指头数着日子,等八月十五月亮圆了,我和哥哥可以分到一整块月饼享用。妈妈用刀把一块月饼切成四瓣,分给哥哥姐姐们,一家人看着月亮品尝月饼。

  二哥最受孩子们拥戴。中秋节前带领着我和叔叔家的两个姐姐,老奶家的小叔,在后院坎子上扒土,和泥。拿出爷爷以前在供销社打月饼的模子做泥月饼。揉泥,压模,成型,扣在山墙上晾晒。各种图案,有五谷丰登的,八瓣小花的,排了好几行,等月饼晾干了,村里的小伙伴们站成排。二哥得意地把自己做的泥月饼分给他们。当然,也有我的份。捧在手里的泥月饼,是沉甸甸的快乐时光。

  在这个秋天,故乡的孩子在他乡遥望。目光穿透闪烁的霓虹亲吻月亮,桂花树摇曳着梦里、梦外的怀想。成盒的月饼,挨个地尝,哪一口都不是童年的香。

小链接
  沈兰香,笔名杏花雨,辽宁省凌源市人。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喜欢文学,有诗歌和散文在网络平台和纸刊发表。曾在征文比赛中获奖。

  [责任编辑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