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耐人寻味的短篇小说:萨拉!(上)(瞿军)

摘要:“萨拉!”大刘唤了一声。大刘从自己那辆心爱的越野车驾驶室跳出来,没顾得上跟我和他妻子小江打个招呼,拉开越野车后门,大喊了一声。见老半天没有动静,他又喊了一声,“萨拉!”见仍没动静,大刘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一句,你还在想家啊,便弯腰钻进了车里。

一篇耐人寻味的短篇小说:萨拉!(上)

文化信使/瞿军(四川) 编辑/赵盼

瞿军 摄

  “萨拉!”

  大刘唤了一声。大刘从自己那辆心爱的越野车驾驶室跳出来,没顾得上跟我和他妻子小江打个招呼,拉开越野车后门,大喊了一声。见老半天没有动静,他又喊了一声,“萨拉!”见仍没动静,大刘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一句,你还在想家啊,便弯腰钻进了车里。

  大刘是我朋友。

  萨拉是只狗。哦,不,萨拉不是一般的狗,是一只金黄色的藏獒。

  大刘钻进车里后,鼓捣一阵,从车里半拉半抱出了一只大狗。对我和小江说:“它叫萨拉,是我经过青海三江平原的草原深处,花大价钱从一个牧民手中买的。”

  萨拉站在我们面前。

  萨拉有半米多长,四腿又粗又壮。外表看起来它有些楞头楞脑,可它那双深沉的眼睛里,却透露出一股冷竣、令人生畏的凶光。

  大刘把它弄下车后,它四条腿就像生了根似的钉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也没听它叫一声。大刘蹲下身子,用手拍了拍它的脑袋,跟它拉话,“萨拉,听话,这也是你的家啊!”说了半天,它才很不情愿似的跟着大刘进了屋。

  小江顾不上问候出去了半个多月的大刘,端来半盆子早按大刘在电话里吩咐准备好的炖牛肉、米饭。大刘放到它面前,萨拉凑到盆里闻了闻,又抬头看着大刘,在大刘吃嘛吃嘛的催促下,才张开大嘴,风卷残云般只用了几分钟,将盆里的食物全部吞下,连盆底和盆边,都用舌头舔得干干净净。

  小江在一旁忍不住说,真能吃啊。

  大刘又端来一碗清水,喂了萨拉。

  看着萨拉吃饱喝足了,大刘将它暂时关进车库。简单清洗了一路的风尘,大刘讲起了在草原上遇到萨拉的经历。

  我的朋友大刘是一个酷爱旅游的人,尤其是自驾车到藏区旅行。大刘开了一家装修公司,颇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为了满足自己的爱好,专门买了一辆四驱动的越野车,一逮住工程结束的空闲时候,带着一帮保险公司、电视台的驴友,就往心仪的藏区跑。

  几年下来,大刘和一帮驴友自驾车,几乎走遍了青海、西藏和阿坝州、甘孜州的所有草原,拍摄了不少藏区的风光照片。

  大刘还专门买了台摄像机,2003年,驾车去巴颜喀拉草原旅行时,从川西出发,经甘孜州草原,抵达西藏。再从西藏横穿阿里无人区,达青海,历时三十多天。最后从宁夏、陕西返回四川后,将一路上拍摄的好风景,剪辑编成了八集片子《走近巴颜喀拉》,免费送给省市电视台播出。

  大刘说,那天,他跟两个朋友驾着越野车经过三江平原草原腹地一户牧民的家,只见一只黄色半大的藏獒像一支利箭,突然从牧民的帐蓬里窜出,紧跟着越野车追了一百多米,竟然越过了时速四、五十迈的越野车。大刘怕伤着藏獒,便减缓速度。又慢慢跑了几百米,一个牧民纵马赶来喊住了藏獒。大刘也将车停下。经牧民几声叱喊,藏獒不吠不走,立定在牧民马旁。

  大刘和朋友被这只倔头倔脑的藏獒所吸引,下车同牧民打招呼。

  草原腹地的牧民,平时难得见到一个路过的人,凡有人经过,皆当作朋友或远方尊贵的客人。当即,这位叫仁措的牧民,热情邀大刘他们到帐蓬里喝酥油茶。做客过程中,仁措向大刘流露出因家人生病,在西宁的大医院住院缺钱,急于要将萨拉卖掉的想法。

  一只好的藏獒,在草原腹地牧民家中,就犹如一名家庭成员,不到万不得已,牧民是不会轻易将家中的藏獒卖掉。品种优良的纯种藏獒,是牧民看家护院和放牧的好帮手。在草原上,一两只饥饿的草原狼,都不是一只成年藏獒的对手。而品种优良的纯种藏獒,主要产于青海的三江平原。

  近年来,随着经济利益的驱使,有不少人把藏獒从草原上买走,重金卖到大江南北,被人豢养,成为宠物或看家护院。

  大刘平时就比较喜欢小动物,听仁措如此一说,便有心将萨拉买下。

  仁措开出1.2万元的卖价。并说只要喂上几个月,萨拉长大后,是只难得的纯种好獒。要不是家人生病急于用钱,自己是肯定不会卖它的。

  大刘没有还价。他身上加朋友所带的现金总共只有8000多元,便跟仁措商量,留下那台数码摄像机作抵押。大刘承诺下次带上余下不足的钱,来草原换回摄像机。

  草原上的牧民都是十分豪爽的。从不轻易承诺,承诺后必然践行。同样,他们也相信朋友的承诺。

  做完交易,仁措找来一根牛皮绳将萨拉套上,又给萨拉准备了一路上吃的糌粑、牛肉。

  仁措叮嘱大刘,萨拉从小在牧区生活,只习惯吃牛、羊肉,不吃猪肉,千万要善待它。

  准备将萨拉带上越野车后座时,萨拉挣扎着不肯上车,任健壮的仁措怎么拉都拉不动。仁措只好耐心地蹲在萨拉身边,用手不断地抚摸它的脑袋,跟它交谈。

  仁措像对孩子似地说:“你跟这位朋友去吧,他会好好对你的,萨拉!”

  经过近半个小时的说服工作,萨拉终于被带上了车。

  仁措又告诉大刘,说我已经跟萨拉交待过了。离开这个家,你就是萨拉的亲人。从今年以后,它只认你,千万别动手打它。对它,要像对自己的孩子。

  载着萨拉的越野车启动后,萨拉两只前爪搭在靠背上,一直定定地看着车后方逐渐消失那曾经的家,头也不回。

  大刘他们跑了两三百公里后,宿在一个小镇。当天晚上,饿极了的萨拉,才在大刘的连劝带哄下,狼吞虎咽地吃下半盆子食物。

(未完待续)

小链接
  瞿军,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居四川绵阳。发表小说、散文及诗歌作品百余篇。著有散文集《心灵的旅行》、小说集《桥头堡》。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