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理想生活(王晓晖)

摘要:我理想的生活是衣食无忧,可以读书,可以著书,可以济世,可以归隐,三两知己,如水之交,闲窗棋罢茶烟袅,细雨无声纤指凉。

我的理想生活

文化信使/王晓晖  编辑/立军

  前几天保险公司的讲师到我们单位来讲课,也学着互动,问“你的理想生活是什么样的?”我忽然想起我曾经与家里那一大一小讨论过,当时我们仨的答案都一致想当猪,而他们俩一致推选我当维持他们能过上猪的生活的那头驴。不由得在底下呲了牙,被那小姑娘看见,她本来以为这位貌似忠厚的大姐能给她一个想要的答案,没想到我且笑且言:“猪的生活。”小姑娘当时比较尴尬,跟蔡明似地问:“为什么呢?”我怕说出为什么来成为夺主的喧宾,笑而未答,导致小姑娘耿耿于怀。

  讲到理想,我理解一般情况下就是不能实现或是难以实现的那种想法,追求的是在现实生活中暂时抓不到手里的那些东西,要不怎么说理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呢。至于共产主义理想,那更是远大之极,是我们多少辈共产主义者前仆后继奋斗的最高目标。没有谁或者很少有谁说自己现在正在过的生活就是自己理想的生活状态。作为现代人,生活节奏快,工作节奏快,尤其是我们这种上有老下有小的一代人,每一个铜板都需要自己胼手胝足去赚来的,尤其觉得辛苦。再对下一代的成长有些许的责任心,总想着教她点生存的知识和技能,鉴于我们最艰苦的时候也并没有去啃谁,也希望她长大以后不会张了大嘴来啃我,所以就白天从事党的建设事业晚上从事党的教育事业兼而建设社会主义和谐家庭,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就很累。用一句很粗俗的话来说,是加条尾巴可以当驴使唤了。最近我总是很粗俗。一头背驮着工作和家庭两位大山还得二十多年才能卸套的驴子,汗流浃背地走得筋疲力尽,看着现代化猪舍里有空调有营养餐的猪猪,不羡慕才怪,不把它当成偶像才怪。既然现实生活中无法摆脱现状,那么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聊以自慰的理想呢,所以我特别想当猪。至于现在的孩子,虽然看起来吃穿不愁,但你看她那硕大的书包子,每天我拎着都能失去身体平衡的书包子,你说她累也不累,要是你你会怎么想呢。

  再说人的本性。虽然许多人不肯承认自己心里最原本的想法,但你不要说你没有好吃懒做的念头,不要说你没有不劳而获的念头。我有。只不过是实现不了罢了。不做事可以吃饱饭,可以随心所欲,谁都想。不表现出来,是修养,表现出来,是纯真。但有这种想法,不意味着我堕落。腹诽,在被我们曾经口诛笔伐的封建社会都定不了罪的,作为二十一世纪中国公民的我做做白日梦,不违法。

  再说猪。在有些人的字典里这可能是个骂人的词儿,但在我的字典里不是。猪,吃它该吃的饲料,长它该长的肉,最后奉献了所有,从两条腿儿的直立行走的高级动物的胃肠中做一次轮回。没看政府现在都重视它了嘛,十三亿人民没肉吃(我等不吃它肉的人除外),可正经是民生大事。它做了它该做的事儿了,没招谁,没惹谁,没上谁饭碗里抢饭,没走别人的道儿,让别人无路可走,比有些人强多了,道貌岸然地说着人话,却干不多少人事儿。

  我想当猪,是我对未来的一种向往,是想过安逸、舒适、健康的生活的一种向往,是想过解除谋生的重担后谋求更高人生追求的一种向往。其实用优雅的语言来说,我理想的生活是衣食无忧,可以读书,可以著书,可以济世,可以归隐,三两知己,如水之交,闲窗棋罢茶烟袅,细雨无声纤指凉。只不过我是个俗人,或者说那小姑娘还没到我这个年龄,理解不了我这个年龄的辛酸。我喜欢猪,因为它憨憨的嘴脸后,还有一颗本分的心。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小链接
  王晓晖,笔名完颜蕙蕙,满族,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职称。1976年1月生于朝阳建平,1996年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供职于中国农业银行辽宁省分行,居辽宁沈阳。为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辽宁省传记文学学会会员,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自幼爱文,喜精致、幽默、有思想的文字,爱温暖、感性、有活力的生活。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