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是听蝉,这分明是一首浓浓的思乡曲!(贾忠武)

摘要:说起来,蝉算不上辽西的土著,就像我的故乡朝阳有桑无蚕;就像辽西朝阳见惯了玉米高粱麦子谷子,很少见到莽莽苍苍的芦苇一样。

哪里是听蝉,这分明是一首浓浓的思乡曲!

文化信使/贾忠武 编辑/明月

冯继轩 摄

  说起来,蝉算不上辽西的土著,就像我的故乡朝阳有桑无蚕;就像辽西朝阳见惯了玉米高粱麦子谷子,很少见到莽莽苍苍的芦苇一样。那时我一直以为,蝉就像辽西秋天里热烈的正午叫着的蝈蝈,或是夏夜里唧唧唧唧叫着的蟋蟀吧。我第一次听说蝉,是听见一首歌曲《童年》: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这一次,在烟台热烈的夏季里,听尽了蝉儿的歌声,有些痴醉。

  蝉儿最热烈的歌唱,在夏季里最热烈的午间,这一点很像辽西的蝈蝈,它们都是夏季里的大歌唱家。不过,蝈蝈的歌曲只算得上小调,有金属质感,有磁性。听起来滋润,就像咬一口辽西的甜鸭梨。蝉的歌声就不一样了,像草原歌曲,悠远豪迈,像灌呛了套马杆酒;像《安塞腰鼓》,铿锵悦耳。蝉的歌唱,永远惊人地一致,就像一支整齐严谨的乐队精心演奏着世界名曲,丝毫没有一点不和谐的音符。它们演奏的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大气磅礴,它们演奏的是《泉水叮咚响》的欢快怡人。忽而又叫你想象到辽西暴雨如注时屋檐流水的急骤喧响;忽而也叫你想起满眼的青纱帐,如父亲一样的乡民们烈日下穿梭在田垄间引水浇地的情景。或者是耳畔响起切割机切割金属的声音,或者是电锯切割木料的声音,眼前一个个忙乱的身影模糊着你的眼睛,那是辽西的农民工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叮叮当当地钉着模板。他们有时也唱上一两句粗俗的乡曲,热汗淋淋地望向故乡。

  晚饭后,蝉儿的叫声有些沉重,好像沾了湿漉漉的海水。就像辽西冬天的傍晚,你晕晕乎乎地喝了一碗小烧酒,心思凝重。这时耳畔响起了成群结队的麻雀急促热烈的归巢的叫声,叫你的乡愁也愈加凝重粘稠。仿佛你的思绪骑着马致远的瘦马,荡悠悠走在离乡或是返乡的途中,吟咏着凄苦的乡愁小调,就像喝一杯苦涩忧伤的昏黄暗淡。

  燥热的夏夜,蝉儿也歌唱着,就像夏天的夜里辽西河套边的阵阵蛙鸣。蝉声如流泉溪水一样的蛙鸣,给你营造了吴伯箫或是朱自清散文的境界。这样的夜里,更叫你想起辛弃疾的“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夜半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这样的夜里,人有些无聊,蝉儿也会无聊吧。就像承天寺里的苏轼,忽然看见了可喜的月色,怎能不表达内心的感受呢。

  早晨的蝉声比较清浅,就像小睡里的余鼾,就像辽西乡村里的鸡鸣。就像母亲清晨做饭时燃起的缕缕炊烟,亲切地召唤着出门在外的孩子。这时候也最容易想年纪大一些的父亲母亲,清晨的蝉声是极其经典的思想的盛宴。

  烟台的夏季,蝉鸣悦耳。听蝉,是一种享受,听蝉也是一种修为。听蝉,让你在骨子里思想起一点儿不该忘记的东西。听蝉也算是听禅吧。

小链接
  贾忠武,辽宁省朝阳县波罗赤镇初级中学教师,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有作品发表于《中国散文诗》等,有作品收录于李镇西教育思想研究。

  [责任编辑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