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首入伏畅想曲(史庆友)

摘要:入伏了,一天一场小雨,两天一场中雨,三天一场大雨,雨露滋润禾苗壮,家乡的农田里,一天一个样。农田的庄稼像气吹似的疯长。

好一首入伏畅想曲

文化信使/史庆友(辽宁阜新) 编辑/赵盼

  入伏了,一天一场小雨,两天一场中雨,三天一场大雨,雨露滋润禾苗壮,家乡的农田里,一天一个样。农田的庄稼像气吹似的疯长。

  垄沟流淌着天降的琼浆,热气腾腾,灌醉了五谷。这酒真醇,五谷有了灵气,拔节声声起,一曲高过一曲。走入田野,伴着微风及叶子的摩擦,会听到只有大山深处才有的美妙乐曲,那是真正的天籁之音,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乐团能模仿成功。那乐器是大自然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我醉了,找不到回家的路,同蝈蝈叙说心曲。

  入伏了,出汗已经是每天的必修课,那些白领在空调房还说热的日子里,繁茂的庄稼地只要进去就比桑拿屋还有“魅力”,一会就大汗淋漓,正如那首歌唱到的:汗水湿透衣背……田垄里飘荡着浓浓的汗腥味,熏醉了禾苗,只一夜,吐出了油瓶子大的穗儿,如同一面面旗帜,将丰收呼唤!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入伏了,一阵阵雷雨过后,桑天牛破土,喜得淘气的小男孩,冒雨将捉虫的童谣唱起:喔喔水牛!钻天了,露头了……

  翠绿的庄稼叶片上,一排排豆粒大的露珠,似玉盘,里边有好多条彩虹,一跳一跳,露珠欲滴,我醉了,山村的农田处处都是画儿,处处有诗意。

  入伏了,酷暑难耐,常见的是雨。小河涨水,男女老少纷纷去洗浴,一个峡谷就是一个浴场,男人在山南,女人北洼底,不成文的规定不用上墙,这就是山村人的行为准则,已经溶于人们的血液里。山村的天然浴场真给力,天然沙浴最去泥。家乡的河水真养人,八十岁的大妈皮肤还是那样细腻。树上的喜鹊,叫喳喳,一再高喊:了不起!

  入伏了,酷热发威,细心看看,各种生物都有自己独特的降温办法:蝉儿张不开嘴,静无声息。燕子低飞,黄牛在喘着粗气,树荫下大黄狗的舌头耷拉到地,只有夜晚的萤火虫来了又走,将无数把小灯笼挂在房檐底。月亮瘦成一把镰刀,在收集鹊桥传来的信息。

  老娘手中的蒲扇,煽起艾香缭绕的音符,如一首美妙的乐曲,唱响在我的心里。

  家乡的伏天,处处有诗,天天有戏,让我这游子时时刻刻将家乡想起。

小链接
  史庆友,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旧庙镇政府退休公务员,朝阳农学院毕业,省、市、县三级作家协会会员;市、县诗词学会会员,高级畜牧师。多年坚持写作,作品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和文化内涵。有作品发表于《辽宁日报》等媒体。出版了散文集《心语》《心曲》。分别获蒙古贞文学奖、阜新文学奖。摄影作品《村头》在市委宣传部主办的摄影展中荣获一等奖。在网络上发表作品200万字,多次参加网络征文并获奖。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