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我的校园(谭廷松)

摘要:毕业了,对于一些人,学生时代也永别了。而我就属于这一类。没有《再别康桥》的凄美,淡淡的暮色里踏上归程,默默地转身,拖着行李箱,一步一回头,不想看到同学凄楚的表情。可是在校门口,老师还是在那里等着,“走吧!不要回头,人生没有终点,这里永远是你们的起点。我看着你们离开,就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相互拥抱,踏上离别的列车。这一走就是十年。

别了,我的校园

文图/谭廷松 编辑/明月

  毕业了,对于一些人,学生时代也永别了。而我就属于这一类。

  没有《再别康桥》的凄美,淡淡的暮色里踏上归程,默默地转身,拖着行李箱,一步一回头,不想看到同学凄楚的表情。可是在校门口,老师还是在那里等着,“走吧!不要回头,人生没有终点,这里永远是你们的起点。我看着你们离开,就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相互拥抱,踏上离别的列车。这一走就是十年。

  我们相约在十年后的今天,再次步入曾经的校园。逝去的是青春年华,脸上更多了沧桑。时过境迁,老师依然在校门口等着,用笑容迎接我们这群回家的孩子。走过曾经的林荫小路,仿佛还有我们的欢声笑语,绿茵场上还有我们奔跑的身影,但物是人非。

  曾经的教室,还有那坐过的桌椅,依然还在。老师说:“你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于是三三两两地去寻曾经的同桌,前后桌,感觉就像刚到学校那天一样,同样的晴天,只不过那是秋天,而现在是夏天,那时刚入学,今天却满满的都是回忆。

  曾经一同种下的白杨,如今树已成林,曾经的约定依然记得,却再没有当年挥斥方遒的激情,也没了似水流年的感触。时光洗刷,我们曾经的拼搏,剩下的只有足迹。

  依然是老师在校门口与我们一一拥抱,紧紧地握一握手,手有意手有情,掌心中有千言万语,相逢又告别,归帆又离岸,轻轻地,我们走了,正如我们轻轻地来。没有曾经的凄苦,没有太多的感慨,挥一挥手,作别青青的校园。

小链接
  谭廷松,1987年出生在辽宁省朝阳市双塔区,现就职于双塔区红旗街道西梁社区,东北大学工学和辽宁大学汉语言文学双学历。喜读书,好文字,内容随心。学生时代发表过一些文字。工作后在《朝阳日报》等报刊发表短文。

  [责任编辑 赵盼]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