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阳网】偶遇小饭馆(瞿军)

摘要:这个周末,应朋友之邀,陪他们驱车去江油小溪坝探寻茶马古道。

偶遇小饭馆

文化信使/瞿军(四川) 编辑/昕晨

  这个周末,应朋友之邀,陪他们去江油小溪坝探寻茶马古道。

  周日一大早,从绵阳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总算到达目的地,寻找茶马古道的地方。在山腰停好车之后,在当地向导老曾的带领下,我们四人沿着小路向山岭上攀行。

  朋友所说的茶马古道,掩映在山岭上一片茂密的松树林中,几乎看不出丁点原有茶马古道的模样。向导老曾是当地人,经营着一家比较有名气的农庄。将我们带至山顶后,他指着眼前一大片山林说,这里当地人原来称为“打枪窝”,是茶马古道上土匪经常出没,打劫客商的地方。密林中,刚好有一条准备开发茶马古道而砍伐出的山路,泥泞不堪,老曾确认这就是原来的古道。据他介绍,这条古道从江油的武都开始,经打枪窝,可到达广元的剑门关。我好奇地询问关于古道的其它情况,老曾表示也所知甚少。他说,只是从小听老人们讲,山上早已荒废的小路,是旧时通商的茶马古道。以前,在老曾年少时,山上的茶马古道还有一些青石板,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条老人们所说的古道因为是在荒无人烟的山岭上,便完全为荒草杂树湮没。

  我们站在这片山林的最高处放眼望去,郁郁葱葱的山脉延伸至极目的远方,在初夏的阳光下,沉寂的山岭无声地将昔日的那段历史、那些岁月掩藏。又行了一段路,未砍伐出小路的山林更加茂密,山也更加陡峭,几乎无路可行了。蚊虫也来凑热闹,轰炸机般地不断叮咬,头上、胳膊上咬了许多包。一时间,大家再没有多大兴趣,匆匆拍了几张照片,顺原路返回。下到半山腰老曾的农庄,因为是周日,见农庄的生意太火爆,不断有人找他安排吃住和其它事情,便婉言谢绝了老曾的热情挽留,驱车返绵。

  时近中午,车经过小溪坝古旧的老街,朋友提议,停车就近找一家街边小饭馆填饱饥饿的肚子,我连声赞同。好久没有这样的机会,在这种小镇老街的路边小餐馆回味当年的味道了。年轻时,一帮文朋诗友周末相聚,几乎都是在家乡小镇寻一个熟悉的小饭馆,一盘卤猪头肉,一碟油酥花生米,凉拌豆腐干,再加上一些其它小菜,大家便能尽兴。大碗喝酒,高谈阔论,说尽天下事,道自己所写的小诗和豆腐干文章。后来,我工作后调至峨眉山区的一个石膏矿工作,矿区四面环山,在矿生活区大门口,有两三家山民开的豆花饭馆,很受矿工们喜爱。每当傍晚暮霭初起,拖着劳累一天的疲惫身体走下矿山,豆花饭馆里的卤头肉、豆花饭和包谷酒,便是辛苦一天后最好的犒劳。再后来,在成都做记者时,每天写完稿,骑着一辆叮当响的破旧自行车,也是爱寻小巷、街边的小吃摊解决晚餐。青年时期,经历过许多磨难后,可以说让我对街边小饭馆结下了很深的感情,几碟小菜,几两散白酒,随意而不拘束,便是这种小饭馆让人感到亲切的地方。

  我们一行三人,在街边找到一家看似还比较干净的小饭馆。朋友在老板娘殷勤招呼下,拿过菜单点菜时,我到相邻的一家酒铺买了一斤散白酒。卖酒的老板热情推荐:都是自家烤的包谷酒,货真价实,有三十、五十一斤两种较好的,也有二十、十五一斤中等的,还有六元、八元、十元一斤一般的。我取居中,买了一斤二十元的。这种散装白酒,也是我的最爱。平日里每天中午、晚上所饮的二两白酒,基本上是这种小作坊自家用玉米或高粱所烤的纯粮酒。入口虽烈,度数较高,却有劲,且经济实惠,绝无勾兑、添加,饮之放心。厚道的酒铺老板见我是外来陌生人,大概为了展示自家酿酒的地道,抑或为了招揽生意,待我满意后买上几十斤带走,特意找来两个小杯,分别打来一杯窖藏和一杯价格较高的白酒,请我品尝。推却不过主人的盛情,我细细小酌起来。

  朋友一共点了四个菜:凉拌剔骨肉、酸菜炒魔芋、仔姜肉片和素炒苋菜。本欲再点,我见所上的第一道菜足足有一大盘,就提醒朋友,多了吃不完浪费,咱们边吃边点,不够再上。开车的哥们不喝酒,另一朋友也没有中午饮酒的习惯,我独自小酌。纯粮玉米酒,正是我的最爱,一口入喉,惬意的感觉顷刻弥漫心头。几个菜,都是一般的家常菜,但味道不错,有一种家乡的味道。饭桌就摆在街边,清风徐徐,周围来来往往是赶集散场后的山民。我们入座不久,陆续又来了几桌客人,小饭馆顿时热闹、喧哗起来。

  如今,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吃食也越来越丰富,这次偶遇街边小饭馆,这顿既便宜又惬意的午餐,让我感到久违的亲切。其实,人生就是这样,简简单单未必不好。

(本文图片均由瞿军拍摄)

小链接

  瞿军,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居四川绵阳。发表小说、散文及诗歌作品百余篇。著有散文集《心灵的旅行》、小说集《桥头堡》。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