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阳网】我与“小怪”和“小乖”(时春华)

摘要:有时候人和动物互相惧怕,其实,若有爱伴随,人和动物之间的关系可以更和谐美好。

我与“小怪”和“小乖”

文化信使/时春华 编辑/赵盼

  有时候人和动物互相惧怕,其实,若有爱伴随,人和动物之间的关系可以更和谐美好。

  一天下班后,一只“怪物”跟随了我好久,它惨痛的一叫,我确定他是一只狗——一只流浪狗。一只浑身脏兮兮的,毛卷成了一个个泥疙瘩,看不清脸,因为长毛已经把脸遮住了的流浪狗。一开始,它只是远远地跟着我,后来它竟然飞奔起来,撞到了我的脚跟,吓得我跳了起来。我以为它是来咬我的,它却是在捡我掉在脚下的方便面渣。它边舔着地上的方便面的渣,边还耸着鼻子,在附近继续闻着,寻找着。

  突然,一辆电动三轮车“嘎” 一声停在我身边,司机从车上下来,扔了半块馒头给它,然后开始慢慢靠近它,看样子他是想抓住它。我抬眼往三轮车上一看,车上有个大笼子,笼子里装着几只鸽子,原来他是给附近的烧烤店送货的,我马上就想到了他抓狗的用意,冲着他脱口而出:“别动,那是我们家的狗。”那个人被吓了一跳,转头笑嘻嘻地对我说:“不会吧,你们家里养的狗会这么脏?”“他叫'小怪',前几天走丢了,我才找到它。”我急中生智。那人二话没说,讪讪地离开了。

  那人走了,我为难了,“小怪你这样脏,我拿你怎么办呢?”“小怪”呜嗷呜嗷地呻吟着,我俯下身去,小心翼翼抱起“小怪”查看,原来“小怪”受伤了,爪子上扎了一个玻璃片,爪子已经肿了,怪不得那么惨叫。在我抱起它的时候,它竟然不叫了,像个听话的孩子,我的恻隐之情油然而生,我决定救助它。

  我把“小怪”带回家,小心翼翼给它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给它剪了毛,找出家里的药水、创可贴,给“小怪”处理了伤口。经过我的一番忙碌,“小怪”变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这是一只漂亮的小狗,洁白的毛,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我一伸手,它就把前爪搭上来,像个听话的孩子,冲我点点头,还汪汪汪叫了几声,像是在向我表示感谢,从此“小怪”变成了“小乖”,老老实实呆在我家里,不讨人嫌,每天我一下班开门,它总是在门口等我,亲昵地蹭我的裤脚,我着忙拖鞋掉落,它会叼过来颠儿颠儿送到我跟前。它还是“伤员”呢,我可舍不得,我给“小乖”吃骨头,泡鸡汤,在我的精心照料下,没几天“小乖”就恢复了昔日的活泼健康。

  后来,“小乖”有了新家——那是一个爱心人士自愿发起的流浪动物救助站。那些爱心人士会定期为流浪的动物们在此投食、送水,小动物们有了栖身之所不再会受冻挨饿。当我作为志愿者再次出现的时候,“小乖”欢快地叫着,飞奔而来,咬着我的裤脚,围着我摇头摆尾的就像见到了久违的亲人,我给它带了好东西,说实话,多日不见,还真挺想它的。

  有人说,爱心是冬日的阳光,使贫病交迫的人感到人间的温暖;爱心是出现在沙漠里的泉水,使濒临绝境的人重新看到生活的希望;爱心是一首飘荡在夜空的歌谣,使孤苦无依的人获得心灵的慰藉,这爱心对动物同样适用。我想,要是我们都能做到人和动物和谐相处,那这个世界该有多么美好。

(图片源于网络)

小链接

  时春华,女,1992年毕业于辽宁省朝阳市第一师范学校。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爱好文学,热爱生活,热衷于传播社会正能量,2012年起,开始在报刊、网络发表文章,并陆续加入北票市作家协会,朝阳市作家协会,辽宁省辽海散文协会等文学组织。所撰写的散文、故事以农村题材为主,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行文贯穿知足与感恩,语言朴实接地气。几年来,在《川州文艺》等刊物上和《今日朝阳网》等网络媒体发表文章500多篇。北票市报特聘记者,有专版《朝花夕拾》。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今日云端
今日朝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