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移防命令下达后

摘要:2017年,在国防和军队改革大背景下,陆军多支部队离开长期工作生活的驻地,进行了整建制调整移防。根据中央军委命令,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千里移防至东北某地。记者跟随这支部队,记录下了移防过程中的一个个感人瞬间。

感人!移防命令下达后

  2017年,在国防和军队改革大背景下,陆军多支部队离开长期工作生活的驻地,进行了整建制调整移防。根据中央军委命令,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千里移防至东北某地。记者跟随这支部队,记录下了移防过程中的一个个感人瞬间。

  一、夜幕降临

  一个星期前告诉我,咱俩结婚的当天就得走,当时脑袋就“嗡”的一下,亲戚朋友也通知了,酒店也告诉了,你这是要让我唱独角戏吗?

  这一天的辽沈平原,黑夜比往常降临的更晚。

  一列绿皮火车拉着长长的汽笛停靠站台。列车长任国刚沏了一缸浓茶,倚在车门处,看着战士一个个登车。

  “部队给我的印象最深的就是整齐划一。地方要是组织这么多人上车下车,没有几个小时是弄不来的,部队也就几分钟。”

  年近60的任国刚在铁路工作近40年,押运军列无数次,在他看来,这次任务和以往没什么不同。然而旅参谋长刘佩峰心里清楚,自己正在经历人民军队历史上少有的大移防。

  “这是从未有过的一次作战行动,通过我们的调整部署,把战斗力唯一根本的标准给突出出来,打破了长期建设的惯有思维,回归血性和野性,当然这是我军历史上没有的,现在它是一个开始。过去我们部队长期在某个地区驻扎,大家居家过日子的思想太浓,将来打仗我们就是战斗着装,带上你的武器,让你去哪儿去哪儿。”

  待装载的物资 王国全 摄

  消息是在一夜之间传开的。

  宣传干事张仁江记得那天下午天朗气清,旅政委焦扬匆匆忙忙走进机关大楼,他下意识挺身敬了一个军礼,当晚就知道了部队移防的消息。

  “一夜之间都知道了,第二天讨论的话题就是我们要移防,又说不可能,不去,没过两天,通知下来了,要去。”

  张仁江看着家属院几天之内变得冷冷清清,长叹一口气说,移防虽说是部队一次行动,考验的却是一个个家庭。

  “以前这院里全是小孩家属,现在都回去了,有的来了两天,东西都置办好了,第三天通知要走了,住了前后不到一周的时间,接到通知让搬走就搬走,确实挺不容易。”

  26岁的哈尔滨姑娘钱泽宇不久前刚刚决定嫁给排长于达。婚期越来越近,她一个人选婚纱、订酒店,沉浸在忙碌而幸福的准备工作中,却突然得知移防的消息。

  “因为我是两个星期前他才跟我说的部队移防的事儿,一个星期前告诉我,咱俩结婚的当天就得走,当时脑袋就“嗡”的一下,亲戚朋友也通知了,酒店也告诉了,你这是要让我唱独角戏吗?”

  二、移防前夜

  我甚至习惯了那种吃着饭,打个电话,部队有事儿,菜还没上,人走了,我自己坐在这儿吃

  移防对这支部队来说并不陌生。

  85年前,这支部队的前身红25军在鄂豫皖重建,他们孤军北上,先期到达陕北,成为主力红军的先导。此后又经三次移防,到达位于辽沈平原的原驻地。

  85年后,中央军委一纸命令,这个旅再次千里移防。旅长韩向春相信,自己这支延续了红25军血脉的英雄部队,一定能够再次担当历史重任。

  “我们必须要扛起红军传人应该有的历史担当。长期的驻守已经不适应习主席提出的建设现代化新型陆军的要求。轮换式部署、流动式驻军、常态式备战将成为常态。调整移防移走的是生活化,让部队回归野性,再大的阵痛也值得。”

  旅政委焦扬身材魁梧,目光坚毅。20多年的军旅生涯刻画了他铮铮铁骨的军人气质,却没有磨灭他那颗温热的心。

  “部队的移防牵动的是好多家庭。现在我到基层和营连干部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对于党委层面,现在就得一把钥匙解一把锁。我们现在有几个优先,一个是先基层,后机关,再首长,另外集中优先保障家属跟着来的。我说家属下定决心跟着来,就不允许让人没有房子,只要来一家,宁可旅长政委不住进去也要让人家住进去,因为家属的支持是非常难得的。”

移防途中 王国全 摄

  哈尔滨姑娘钱泽宇没有把心里的埋怨说出口。和排长于达相恋的5年,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突如其来的改变。

  “我没敢说,因为你的任何一个表现对他来说都是压力。每每提到我俩的事儿就画面感太强了,我甚至习惯了那种吃着饭,打个电话,部队有事儿,菜还没上,人走了,我自己坐在这儿吃。”

  恋爱时,钱泽宇在哈尔滨读大学,于达在郑州上军校。2000多公里的距离没有疏远两人之间的关系,反而使他们的内心越走越近。于达在军校假期少,钱泽宇每次节假日都去郑州看他,往返的火车票积攒了200多张。

  “我朋友都说我,你这么想不开呢?身边也不是说没有追求者。我说选择他,就有他不可被别人代替的作用,就算他不陪我,可能他一个电话,就觉得心里满满当当的。”

  钱泽宇比于达早毕业一年。于达确定毕业分配地点后,钱泽宇辞掉了哈尔滨的工作,只身一人来到他部队驻地。

  “我就想那你走哪儿我就跟哪儿,就是一门心思的等他,等他从部队出来稳定了,我就来身边找一个工作,一切都是追着你跑。”

  三、像打仗一样移防

  从战备等级转进到人员的战斗着装,全系统、全过程、全员额的,不落一个环节,不落一个人,我们都是严格按作战行动搞

  “梯队长同志,调整移防出动前准备完毕!……”

  于达所在的合成四营是这次改革的试点单位。此刻,营长赵大永正组织官兵做移防前的最后准备。他双眼布满血丝,紧皱的眉头一刻也没有松弛。

  “不能扰民,老百姓上班七八点钟,正好上班的高峰期,所以我们是四点多起床,早操没有出,去装载,正好避开他们的高峰期。”

  合成营是国防和军队改革中诞生的新事物,综合了指挥控制、情报侦察、火力打击、卫勤保障等十多种作战要素。几个月前,已经在集团军机关副团职岗位任职的赵大永主动请缨,下基层担任合成营营长。

  “对我来说是重塑再造的过程。从战备等级转进到人员的战斗着装,全系统、全过程、全员额的,不落一个环节,不落一个人,我们都是严格按作战行动搞。”

转运物资 王国全 摄

  “在行进途中要做好观察警戒,由侦察排以及装备抢修排派出对空观察与警戒……”

  头戴钢盔、手握钢枪、脚踏战靴的战士们在烈日的炙烤下大汗淋漓,身上的迷彩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赵大永说,战备等级转进以来,官兵吃饭睡觉都要带着这些战斗装具。

  “我们都预想了各种情况,途中遭敌空袭怎么办,遇敌小股袭扰又怎么办,人员受伤怎么救护,比如机动途中的装载指挥所都开设,对空警戒、对地警戒都有,一个要素都不缺。”

  “我为梯队长,梯队政委由教导员担任,梯队管理员由首席参谋孙亮担任,梯队值班员由装步十连连长宋座升担任……”

  合成营与传统步兵营的区别还在于指挥力量的加强,营一级编配有多名作战参谋,战时发挥独立指挥作战的职能。在赵大永看来,移防还是一次难得的练兵机会。

  “对我们全营来说,包括通过我个人营长,我觉得至少考验几个能力:一是运筹谋划能力,二是独当一面的能力,还有就是处置突发情况的能力。”

  “立正!政委同志,合成四营,机动前准备完毕,请指示!按计划组织实施!是!”

  四、当那一天来临

  到站台的时候进站口都关门了,不让进,我说谁也拦不住我,必须进去,我送炮兵团最后一个根儿,最后车要启动的时候每个窗户一个战士,跟我敬礼,我实在控制不住了

  “朋友们,让我们响起掌声,有请新人共同步入婚礼殿堂……”

  婚礼在部队移防当天举行。

  排长于达身着帅气的军装出现在舞台之上。哈尔滨姑娘钱泽宇一身洁白的婚纱在灯光掩映下显得五彩斑斓。整个婚礼过程,她的眼眶里都闪烁着泪花。

  于达:但是在这里,我还是要表示歉意,因为某些原因,我明天就要再次离开你身边,我真的希望你能再一次给我支持。我向你保证一点,只要有你的地方,永远是我们的家。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爱你,去呵护你。老婆!我爱你!

  婚礼主持人:说得特别动情。身穿军装需要保卫国家、保卫人民。我相信你在部队,你向首长敬过礼,那么此刻能不能向你的爱人敬个礼呢?

  于达:首长,我向爱人敬个礼。

  婚礼主持人:此刻我们把话筒递给女生

  钱泽宇:我一直觉得你是我养在手机里的电子宠物,甚至有时候都不如养在手机里的电子宠物,我不能时刻找到你。但是不管时光轮回多少次,我依然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不管走到你身边的路有多么难,不管走到你身边的路有多么远。我都会一如既往地理解你、支持你,我永远都是你的港湾。老公,我爱你。

婚礼现场 王国全 摄

  当排长于达向新婚的爱人表示歉意之时,几十公里外,他的战友们也在以各自的方式,与这座挥洒过青春和汗水的营院做着最后的告别。

  三级军士长杜波涛在这里见证了无数的离别和相聚,没有哪一次比这次更让他留恋。

  “我在这儿待了19年,在家待了18年,这个地方比我在家待的时间更长感情更深。走这院里特别舒坦,有底气的感觉。”

  合成四营副教导员乔成军忘不了那一年除夕,怀孕几个月的妻子从老家赶来,一家人在十连门口站了一个半小时岗。

  宣传干事闫石清晰记得,端午节那天,得知移防消息的女友带着粽子来部队看他的情景。

  “正好那天下雨,她鞋湿了,我拿了一张报纸给她踩在脚底下,边吃粽子边聊,聊红楼梦。走的时候,我们机关楼左边的位置有点儿洼,一下雨全是水,我就把她背起来,她趴在我背上,我明显感觉她有点儿抽泣,眼眶是湿润的。”

  这座营院承载了官兵们太多的记忆,就连在官兵眼中一向坚强的旅长韩向春,也在临别前留下了泪水。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毕竟生活这么久,人都是有感情的。老营区留下了我们红军部队全体官兵几代人拼搏奋斗的历程,走之前,角角落落都走了一遍,留个影,做个纪念,也是对红军部队战斗精神,优良作风的一种传承。”

旅长韩向春向副军长报告

  “立——正——!副军长同志!第一列车梯队准备完毕!是否装载起运,请指示!旅长韩向春!……”

  和排长于达婚礼上的热闹景象相比,移防现场却显得有些冷清。

  天色早已暗淡,站台上只有零星旅客,官兵们整齐列队安静等候。过往的旅客偶尔也会投来好奇的目光,有人说道,“他们又要出去训练了”。参谋长刘佩峰开玩笑说,过几天另一支部队进驻,他们还以为我们又回来了。

  “我们尽量是小波次,几台车一波次的机动,防止大部队机动给社会上造成影响,要隐蔽企图,利用夜间装载,一个是避开了当地交通高峰期,第二夜间装载它也是一种隐蔽的有效途径和方式。”

  “呜——呜——呜——”

  火车准点停靠站台。指挥员一声令下,官兵们闻令而动,按照预先的机动方案快速登车,数百名官兵几分钟内便登车完毕。

  原炮兵团副团长宋维军赶在了火车启动前最后一刻前来送行。炮兵团在这次合成旅改革中被裁撤,8名常委4名离开部队,他便是其中之一。

  “我自己很不愿意离开部队,当时北部战区陆军定的年龄段是3月份,我一看我是10月份,我没事儿了,安全了。后来各集团军根据实际情况再划线,划到12月份,把我划进来了,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但是绝对服从。”

  火车开动的一刹那,宋维军看到车窗前一排排战士,向他、向他们一同战斗过的地方敬礼致意。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任由泪水夺眶而出。

  “到站台的时候进站口都关门了,不让进。我说谁也拦不住我,必须进去,我送炮兵团最后一个根儿。铁路的一个工作人员领我进去。战士、干部不让下车了,最后车要启动的时候每个窗户一个战士,跟我敬礼,我实在控制不住了。”

  五、跟着你

  她主要有一句话就是“跟着你”,不需要别的,就是“跟着你”就足够了

  “今天非常荣幸地来到婚礼现场,为于达和泽宇的做证婚……”

  合成四营教导员刘广峰得到旅政委焦扬的特别指示,组织完移防前的誓师动员,就赶到于达和钱泽宇的婚礼现场为他们证婚,并带来了全营官兵的视频祝福。

  “祝于达排长和嫂子新婚快乐!阖家幸福!早生贵子!……”

  刘广峰的爱人马丽艳也来到婚礼现场,想在丈夫移防前见他一面。

  “我第一次听到移防这个事儿刚开始的时候心情挺矛盾的,很多事情想不开。但是军嫂就是半个兵。如果站在一个老百姓的角度来想,看部队应该是这样,部队应该能打仗,随身背起背囊就能走。所有的军嫂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现在90%的军嫂都是能理解。”

  于达老指导员于永镇的妻子马丽娜也赶到婚礼现场,想一睹这位新晋军嫂的容颜。

  “因为第一次我听说他们要结婚的时候,那个教导员就说,说回去结婚,还说结完婚就走。我说你们也太残忍了,哪怕是三天。他说她没有回门,不用。我说这个媳妇儿很大气,我得去见见,代表军嫂我也得去见见。

  三个军嫂一见面,共通的情感经历就把她们紧紧相连,话匣子一开,引得周围的听众也跟着她们泪水涟涟。

  钱泽宇:不能有太多的要求,我已经很满足了,部队能让我俩走之前结婚。因为我知道部队的纪律很严,平时你想休假、放假都是要层层审批的,我就特别感谢部队的领导,特别感谢

  马丽艳:总之,我们很支持他们。

  马丽娜:是,支持。

  军医陈善祥是唯一一个带着母亲移防的人。71岁的母亲身有残疾,2008年父亲去世后,母亲便跟着他四处奔走。为了方便照顾年迈的母亲,部队在新营区给他优先分配了公寓住房。

  “我母亲不会说普通话,身体多病,我了解病情。部队给我方便,让我多照顾她。上火车,我们单位的战友,对我都挺照顾的,我们队的战友也帮我看一看。”

军医陈善祥和母亲 侯全康 摄

  合成一营参谋时庆旭带领十几名战士,坐在四十几度的闷罐车里押运武器弹药和战备物资,这是移防途中最苦的活儿。但时庆旭并不感到苦,他的内心被幸福的期待填满。怀孕八个多月的妻子即将生产,预产期就在部队移防后的两天,部队已经批准他押运完物资就休假。

  “25、26号我从那边往回返,27、28号到家,29号生,基本上这样。”

  在另一趟列车里,中尉王彬沣跟时庆旭同样感到幸福。出发前,因部队移防而与他斗气的女友发来一条长长的短信,王彬沣说,“中心思想就三个字——跟着你”。他们把婚期定在了八月一号,这一天既是女友的生日,又是人民军队的生日。

  “她主要有一句话就是“跟着你”。不需要别的,就是“跟着你”就足够了。”

  六、新的一天

  这个东西很坚强,踩过之后它还能站起来,三叶草就像我们基层官兵一样,什么苦都能吃,暴风雨过后它还能站起来。

  “立正!第一列车梯队已安全抵达,是否转运,请指示!旅长韩向春!……”

  经过一夜的奔驰,火车到达一座新的城市。官兵们迅速下车,再次整齐列队,跑步离开站台。看着这一幕,列车长任国刚想起40年前在空军服役的日子。

  “我是空军,在空军后勤。听到部队往下走的时候喊的口号,老觉得自己又回到部队了。我过年退休了,在我的一生当中可能也是最后这一次拉军运了。我跟同事也说,部队就是部队,一起下一起上一起走,这就是部队战斗力。”

  部队抵达新营区时,先期设营的战友已经把这里布置得整洁一新。门口的哨兵高喊一声“敬礼!”。旅长韩向春看了看时间,正好9点,他要记住这一时刻。

  “看,我们现在部队正在有序地进入,我相信我们这支红军部队,到达新的营区以后,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战备、训练、工作和生活的四个秩序,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形成备战打赢的能力。”

  教导员刘广峰的爱人一大早发来短信:“新的一天开始了,再迎接的就是新的阳光,加油!”他看着新营区遍地生长的三叶草,不禁联想到这次移防的基层官兵。

  “这个东西很坚强,踩过之后它还能站起来。三叶草就像我们基层官兵一样,什么苦都能吃,暴风雨过后它还能站起来。”

合成一营参谋时庆旭接受记者采访 王国全摄

教导员刘广峰在新营区接受记者采访

  来源:CNR国防时空

  [责任编辑 昕晨]

好名声网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