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阳网】小树微芳也得诗

摘要:大多数人对自己生存的周围环境都是熟视无睹的。

小树微芳也得诗

文化信使/李文立  编辑/赵盼

  大多数人对自己生存的周围环境都是熟视无睹的。

  人们都活在自己的意识里,或者说活在一种无意识里,混日子,混生命。

  时光如流水,有时候我也是一样熟视无睹,行尸走肉一样生活在时光的长河里,漠视我周围的环境与人,漠视生命存在的价值。有时候觉得跟某些人认识很久了,忽然有一天,发现其实与他们根本不相识,从心底说,还是陌生人,没说过一句掏心窝子的话。有时候觉得对周围环境很熟悉了,突然某一个角落,开出紫色的花朵,发现他们已经在那里生存很久了,只不过,我的匆匆让我忽视了他们的存在,他们一直生长在自己的生命里,开自己的花,结自己的果。无关四季,无关风月,无关他人。

  我是在一个晴朗的午后认识锦带花的,这一棵蓬蓬勃勃的锦带花生在楼下的花池子里,他的两边都是高大的花树,有枣树、杏树、丁香树、珍珠梅树,相对于这些或者高大,或者蓬松的树来说,锦带花显得太过渺小了,他藏在众树之中,将自己隐藏得很深,以至于我遇见他七八年之后才看到他开花。那个午后,整个大院都是静静的,只有前面山丘上的林间响着青鸟的欢歌,这是他们的欢乐季。由于阳光太足,我急行走到楼阴处,停住脚步,看玫瑰的残花,那个麻麻攘攘的虫子蛋已经用薄网封口,一些做梦的蝴蝶,他们曾经那么让人讨厌。侧过头,突然发现南面熊猫的花栅栏外探出耀眼的玫瑰红,花朵不是很大,但是密密麻麻,在各种绿色中极其醒目。于是走过去,蹲下来,研究这些玫红色的细长喇叭花。奇怪自己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看到他呢?自己不是一直从这个门口到另外一个门口吗?这么短的距离,让我用了八年的时光才看到他,他那些无人知道的时光都是为谁开的呢?灌木的枝叶类似杨树,叶片上有绒毛,但是过于柔软,纷披的枝叶倒伏在熊猫的铁栅栏上,铁栅栏也有二十几年了吧!纷披的走势让花朵都簇拥在一起,花朵是小巧的,小家碧玉的,玫瑰色的娇红,非常纯正。花为伞房花序,四五朵聚在一起,五瓣花冠呈漏斗喇叭状,吐出五颗白色的花蕊,单看一朵花,这种花只能用平凡来形容,但是一朵朵平凡的花凑在一起就不同凡响了,他们花团锦簇,如锦似带。他们浓密地聚集在枝头,将枝叶隐藏起来,形成浓妆艳抹的妖娆。

  我蹲在那里,一直用相机的微距观察他们,蜂蝶来来往往,蜂蝶也是有姿态的,花开得高,他们就高飞,花开得低,他们就低舞,随高就低,并不嫌弃这些花的谦卑。一个人也应该这样,不管顺境逆境,只要有花儿开,就是幸福,就可以酿蜜。一个熟人走过来,说了几句似有还无的话,我好像并没有听清他说什么。我还是一个活在自己意识里的人,尽管我熟知了我周围的那么多花草树木。

  我站起来,朝阳光处走去,在我每天必经的路上,有一个被改造的花园,那是流浪猫的乐园,只有那些流浪猫每天从那里钻来钻去,柏树的花墙已经布满了蜘蛛网。在花园的边上,有一丛粉红色和粉白色相间的灌木丛,我每天经过他,也曾想知道他是什么花,可是那两种混杂的颜色都不是我喜欢的,我也就没有走近他们,仔细地观察他们的花朵,只是看到一树的花朵,繁茂地生长在枝头。他们一直锲而不舍地开着,终于等到我来到他们面前,俯下身来观察他们。一个人终究还是有局限的,不管你这个人是什么人,不管你什么身份,一个人都是有局限的,都是偏见的。我走近这些粉红、粉白的花,才惊喜地发现,他们和那些纯正的玫瑰红色的小花竟然是一种花,连花叶都是一样的。他们的颜色远看是芜杂的,走近看,用微距拍,双色花竟然呈现出一种对照的美。

  回到电脑前,赶紧敲出玫瑰红、灌木小花几个词,从一个个备选答案里找这种小花的名字,千挑万选还真的搜到这种花,他们竟然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锦带花,别称五色海棠、山脂麻、海仙花。这种花多用于做花带、篱笆、树墙,这样一想像,如果连片密集种植,花开时还真如锦绣丝带一样漂亮。锦带花由于杂交和繁育,有不同的类别,名称分为美丽、白花、变色、花叶、紫叶、毛叶、斑叶、红王子等不同的锦带花。万变不离其宗,花朵都是一样的形状,只不过在花色和花叶上有不同的变异。但是也有人指出锦带花与海仙花(文官花)并不是同一种花,有一些明显的差异。海仙花的花色变色丰富,初白次绿再绯后紫,开花有一个变色的过程,像金银花一样初白后金,花期很长,很耐观赏。俗语说:锦带带一半,海仙仙到底。指锦带花花萼裂片中部以下连合,而海仙花花萼裂片裂至底部。这些分别都是专业人士研究的问题,一般人只是看花的开落,有时候,花的开落也是自己的事儿,跟人没有关系,谁又会在乎一株貌不惊人的灌木小花的死活呢?

  花开有时,好花要开到好的时候。锦带花盛开时,恰逢春夏之交,春花已尽,夏花未妍,所以这样的胭脂红、玫瑰红才从万绿丛中显露出来。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一直忽视很多东西,他们却一直就在那里独自枯荣。世间的万物莫不如此,在自己的宿命里挣扎着、妩媚着、孤芳自赏着,用自己的芳香,用自己的傲骨,用自己的娇艳,支撑起冷暖的四季。

  小树微芳也得诗。这个世界,人们大都喜欢注目那些雍容华贵的花朵,却很少有人俯下身来,向一朵小花来致敬。锦带花很小,比锦带花还小的花也数不胜数,但是不论多么卑微的小花,只要是绽放,就是生命的一种骄傲和胜利。小花也会绽放生命的娇媚和芳香。

小链接

  李文立,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1985年开始写作,有三百多万字的文学作品。散文、诗歌、小说等作品在《家庭》、《南风》、《演讲与口才》、《辽宁日报》、《辽沈晚报》、《辽宁青年报》、《渤海早报》、《人生十六七》、《辽宁散文》、《辽西文学》、《朝阳广播电视报》、《燕都晨报》、《朝阳日报》、《辽西商报》、《起点》、《红袖添香》、《碧海银沙》、《辽宁作家网》等报刊和网站上发表,并被《特别文摘》、《特别关注》等选刊转载。历时五年创作的长篇小说《泥蝶之舞》共106万字,在《红袖添香》小说网连载。所撰写的风光专题片、微电影在全国获奖。诗歌、散文、小说作品入选朝阳新世纪作品选系列丛书。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企业
文化